睜開眼,眼前是一片黑暗。

我坐起身看了一下四周,可以感覺到腳下是泥土地以外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毫無光線的狀態讓我感到不對勁,於是我試著點了袋中的火把。

火光亮起,四周仍是一片黑暗,倒是遠方看的見出現了一些小光點,有的會動有的不會動。會動的至少是生物吧?希望至少是個會說話有智能的生物…


 
 
DM:BARZ、上官桑

-千早視點-


我打了個呵欠呆滯的望著前方。

要不是穆恩覺得欠那傢伙人情,我們現在也不會在這個感覺來了就會衰三年的普萊恩大聖堂前。

 
 
離開雷吉諾德後,我與穆恩隨興的在這塊大陸上旅行,走累了就找地方休息,走到氣氛不錯的地方也隨意停留幾天。

偶爾注意一下冒險者公會的公告,遇到有興趣的任務就接,過著非常愜意的日子。

 
 
離開子爵家後,我找到了捍舵者的神殿,運氣真好,看樣子帶穆恩進去求助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花了30金後牧師很快的治療好了。

本來想帶她回家的,但是我想起出門前我在家裡倒了不少油…要是不小心燒起來就麻煩了,只好先暫助在這裡的旅館,要讓她養傷的話當然要最好的環境,最後我選擇了高級消費區裡的一棟旅館,住在最高檔的套房裡。在穆恩醒來之前我不打算離開她的身邊,有良好的客房服務總是好的。

 
 
DM:上官桑

---


無視於弗斯特子爵宅第裡富麗堂皇的裝飾,微尖的雙耳在搖晃的黑髮下若隱若現,穿著長斗篷的半精靈快步走向會客室。


 
 
最初是頭髮

…接著是手指




紅衣女子揚起笑容,………留在盒子裡的是什麼呢…?


 
 
不好的預感…

快速的把從寶劍終點站帶回來的行李全部掃進袋子裡,我拿起掛在一旁的斗篷披上。

穆恩從來不曾在約定日過了三天仍無消無息,如果有非延不可的事情,信差加西亞應該會在第三天把信送來才對。


 
 
DM: BARZ、百威

禍不單行大概就是指這種情況,千早坐在房間的一角攤開藥草書不是很專心的翻著。

一個星期前從寶劍海灣附近的小鎮雇馬車回來,本來以為一開門就能看到穆恩站在門口迎接,結果房內空蕩蕩,瞬間精神都沒了…不知道穆恩還要幾天才會回來…

 

闔上書放到一邊, 仔細的注意還寄身在自己體內的東西,感覺上那個異界生物並沒有太大的成長。嘆了口氣,在穆恩回來之前還是先整理一下事情的經過好了,也得想想要怎麼跟穆恩 解釋這個強迫中獎的紀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