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BARZ、上官桑

-千早視點-


我打了個呵欠呆滯的望著前方。

要不是穆恩覺得欠那傢伙人情,我們現在也不會在這個感覺來了就會衰三年的普萊恩大聖堂前。

就在我百般無聊之際,幾個曾經見過的傢伙靠了過來,都是在雙月城陰錯陽差之下一起救了穆恩的傢伙們,還跟了一個他不認識的人。找什麼樂園呢…這種東西聽起來就覺得詭異… 來到這才發現大聖堂收到可能會有恐怖攻擊的消息,這樣是要怎麼潛進去呀…

呆望著一輛輛像是載著食材的馬車,我有思考多久選定了一輛翻了上去,找了一個角落坐定打算進去看看情況,沒想到穆恩竟然也翻了進來,哇…廣場上那群傢伙不知道現在在幹什麼,希望不要太引人注意就好。

順利的混入後兩人找了個角落觀察裡面的狀況,總覺得這些食材有些怪怪的…但又看不出哪裡怪,裡頭的人有一部份看起來動作不是很自然,看不出來的事也沒辦法,找個時機我們又偷溜了出去。

走下水道又太風險,衛兵就在那輪著走來走去的,光是待在這附近太久就會讓他們側目了,要潛入大概也只能看看晚上有沒有機會吧。

走回大街上感覺好像看到疑似被通緝的克蕾蒂亞,在開始舉行演說沒多久後大家在傳的恐怖攻擊就發生了。

嗯,恐怖攻擊都喜歡做的這麼顯眼是吧?

飛船耶,用飛船恐怖攻擊,還真是個有錢人。同時大聖堂的一側,剛剛我們潛進去的食物運輸通道整個被炸開。哇喔…還好穆恩把我帶出來了,我可不想跟一堆蔬菜一起慘死。

繞到那個通道口一看,聖騎士們打成一團,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莫名的爽快。趁亂混進去後我們走到了一個…嗯,地下墓穴。還發現了第一代普萊恩神子的墓,真有趣,神子是會這樣換一大堆輪番上陣的嗎?怎麼看都很詭異呀。

在我們一邊找路的同時,又遇到老相好。

冤家路窄,越是不想碰到的東西就越容易出現,兩個有點破爛的捷藝偶擋住了我們的去路。在穆恩與大家的奮戰下好不容易搞定了那兩隻,緊接著是一隻隻跳出來的殭屍,那一團簡直可以說是在亞洛跟賽倫的火系法術蹂躪下慘死。

在幫穆恩包紮的同時,原本的階梯又傳來了腳步聲,竟然是克蕾蒂亞。託她的福穆恩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她果然是很厲害的牧師。她似乎是來救人的,一起前進後在中廊突然有人跳下來,教皇遇襲,混亂之際把我們藏起來的竟然是…那個神子。沒有任何神子能力的普萊恩的神子,不過人倒是不錯,給了我們一堆黃金製的東西。

在神子的房間內我們發現了密道,順著密道走,不知那個加比恩是怎麼辦的到,我們竟然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回過神我們站在一個極度安靜的空間裡,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死樂園?

如果不死樂園是這種感覺也讓人覺得太不舒服了吧?沒任何生物的聲音,看起來根 本不是不死而是沒有生物般的空虛。走了一段路我們到了一個小村子,很快的有人注意到不對勁,村子的中央聚集了村民,待處刑的村民。在教皇慘死之後,加比恩 竟然把教皇給吸收掉了!?那個能力還真不是普通的…麻煩又噁心。

憤怒的梵卡特衝了上去,一群混戰開打,不想被捲入的我跟穆恩找了個位置站遠遠的看,那個加比恩一看就不好惹…沒有必要還是別靠近的好。這兩個傢伙一個騎著黑色的夢靨一個騎著白色的駿馬,看起來超像什麼童話書裡的劇情。在那個白髮戰士跟巨鐮女戰士跟克蕾蒂亞在找的半獸人的幫忙下,順利的戰勝了加比恩。

但是此時卻發生了一件讓人難以置信的事,原本已經倒地的加比恩竟然又站了起來,奪走了劍後把他丟給翔,那個在雙月城的法師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正當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時,翔用那把劍用力的插向腳底下的大樹幹,一陣混亂我們又回到了原本的空間。

法師,真是好樣的。

這傢伙竟然就是南方榮耀商會的會長!!!!!!!!!!!

停在他肩上的麻雀他馬的根本就是鳳凰!!!!是在搞什麼鬼!?

嘖!結果這個行動都是在他策畫下的產物嘛…

算了,反正對我們沒有害處就好,但是錢要記得給呀會長大人。

這次的恐怖攻擊讓普萊恩遭受了重創,目前北方大陸最大的秩序顯然受到衝擊,在 這個事件結束後恐怕會亂一陣子的感覺。在結束了那位白髮戰士-奧斯維德的任務後,我跟穆恩討論了一下今後的行程,決定找個安穩的地方定居。聽說西北邊似乎 有個不錯的地點,也該來體驗一下安穩的生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