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 BARZ、百威

禍不單行大概就是指這種情況,千早坐在房間的一角攤開藥草書不是很專心的翻著。

一個星期前從寶劍海灣附近的小鎮雇馬車回來,本來以為一開門就能看到穆恩站在門口迎接,結果房內空蕩蕩,瞬間精神都沒了…不知道穆恩還要幾天才會回來…

 

闔上書放到一邊, 仔細的注意還寄身在自己體內的東西,感覺上那個異界生物並沒有太大的成長。嘆了口氣,在穆恩回來之前還是先整理一下事情的經過好了,也得想想要怎麼跟穆恩 解釋這個強迫中獎的紀念品。


---千早視點回想開始---


抵達寶劍終點站後 一下火車就發現旅客們大排長龍在等出站,塞車的原因顯然是站在遠方全副武裝一臉嚴肅一個一個盤查的矮人們。我試著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發現旅客們提到什麼通 緝犯的事情,我馬上回頭看向一旁的牆,希望能找到那個通緝犯的畫像。

在這種矮人統治的地方,有一半精靈血統還是不要惹事比較好,不過牆上卻非常的乾淨一封公告都沒貼,從這裡開始就覺得很不對勁了。

四處張望一下,人群中有一位一身白的聖騎士,雖然身為盜賊,但我對聖騎士沒什麼特別的感想。一般來說聖騎士比較不會惹上麻煩,可能他們談吐上比較溫和?既 然找不到遠離畫像特徵的方法,就來觀察看看要怎麼回答比較好好了。

我默默的跟在聖騎士的身後,中間還插了兩位女性,其中一位是精靈,這更是觀察的好時機,必竟矮人可是討厭精靈出了名的,自己只有一半的精靈血統,都怕被刁難了,這位女性看 起來卻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盤查人顯然只是在執行公務,對前面幾位也只是稍微問個話就放行了,隨便回答旅行中的藥師就輕鬆過關,還真有點意外。總之順利的進來了,在考爾比生活多年的經驗告訴我,想知 道情報到酒館就對了,張望了一下附近的店家,很幸運的旁邊就有一間酒館,我走近酒館點了杯酒,這裡的特產-寶劍啤酒的杯子的形狀竟然是...劍型...是要怎麼放在桌子上...?

 

一邊喝酒一邊跟酒保打探情報,這才知道這個城現在正在通緝的對象是東夜行者的高層,而且為了抓那個人,現在整個城是封閉狀態,只准進不准出。

這些該死的矮人…都已經跟穆恩約好回去的時間了,要是妨礙到我的行程......

後面進來的聖騎士 顯然對這個情況也感到很困擾,看這樣子這種情況比起任務什麼的,更重要的找到出去的方法,在那之前我要先確定,他們在通緝的人到底是誰...

跟著聖騎士走出大街,我混在人群裡想看這位聖騎士要怎麼跟辦事處的人商量出城的許可,出車站時遇到的那兩位女性突然走近聖騎士,表示希望一起同行,還非常 多事的把我也拉進去那個小團體裡面…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跟這三個神職人員一起行動,不過靠這三個人也許拿的到出城許可,只好忍耐一下…

走往辦事處的途中碰巧經過一間道具店,看這身打扮似乎太顯眼,我向老闆要了兩瓶油跟一件麻布斗篷,順口問了一下那個玻璃燈是怎麼照明的,結果矮人店長似乎 對他們的技術自傲到不行,開始瘋狂的講解,以後還是不要試著講這種客套話好了…跟穆恩以外的人交談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那三位神職人員開始向矮人店長問情報,矮人店長聽到他們要去辦事處,馬上勸他們打消念頭,說什麼最近上頭換了人,現在的老大是希特.哈瑪之類有的沒的,反 正就是極力阻止他們過去。

聽起來好像真的不太妙,我問了一下三人,要不要先去看看佈告欄,目前最讓我在意的就是那個通緝犯了,如果不是穆恩,把他抓起來封城就會結束了吧?

那三位神職人員聽了矮人店長的話,似乎也不敢冒然行動,決定一起先往佈告欄的方向前進,才找到斷崖那,他們的注意力就被一旁賣手雕品的大叔給吸引過去,開 始問神話傳說之類有的沒有。眼前就站著兩位普萊恩的信奉者,那位大叔竟然很堅持的說,普萊恩是假的。

大叔…要不是他們看起來就一臉善類,你現在應該已經被那位叫西米露的女牧師丟下斷崖了

等到我們終於找到佈告欄時,天色都暗了,看著滿牆亂七八糟的公告,西米露很有耐心的在那裡東翻西找,終於找到了通緝單,上面的名字竟然是.........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穆恩明明知道我要來這裡,如果她也要來不可能一句話都不說,況且我也不覺得她的手法有拙劣到會被那些矮人發現,難不成是有人在亂用她的名字…?這個可能性讓我非常的不愉快,一定要查清楚那個假冒她的人到底是誰。

走在前往旅館的路上,我一邊想一邊跟著那三人的後面,不知不覺中間隔了一段距離,正當我抬起頭打算走近一點時,一個黑影突然從旁邊閃過,後面跟著五位左右的矮人警衛,開口就大喊:「是銀月!快抓住她!!」

這個名字讓我回過頭,跑在後面的黑影穿著大大的斗篷,我無法判斷究竟是不是穆恩,總之我決定先跟上去。黑影很快的閃進巷子裡,矮人衛兵們也追了進去,看那個速度我不覺得那些短腿的傢伙追的上,稍微思考了一下,我決定等在轉角處,裝作在等人的樣子,一邊聽看看後續的動靜。

果然那些腿短的傢伙很快就追丟了,他們一臉不爽的走了出來,看見站在巷口的我開始盤查,我胡亂掰了一下順便問了旅館的位置,反正都追丟了不如就先去找今晚 的棲身處好了,走進旅館我很快的發現了那位聖騎士,旁邊還站著一大群的冒險者,正好聽到他們精彩的殺價之戰...

最後他們用性別來分房間,身為半精靈的我並不太需要睡眠,我決定去飯店附設的酒吧看看,沒想到那位精靈牧師也想去,走進酒吧沒多久,她就發現同棟正在喝牛 奶的德魯伊一直盯著一個角落看,順著他的視線我看到了傍晚那位被矮人衛兵們叫作銀月的傢伙正坐在角落喝酒。

精靈似乎有事想問對方,不過我們才走近一兩步而已,他一發現我們馬上消失,動作太快了我根本來不及看他是往哪個方向,只能先往前跑,一旁的精靈牧師眼睛顯然比我還利,她馬上指向對方逃亡的背影。

怎麼能讓他逃走!我抽出腰間的蛇腹劍轉換成鞭型態,用力的朝著那個方向揮過去想試著捲住他,不過對方實在太靈巧,一個翻身跳出窗外往上爬。

 

我馬上跟著翻出窗外往上一路跳到屋頂,沒想到對方就等在屋頂上,試著對他攻擊過不過對方的速度非常快根本打不中,結果我的腹部被他刺了一個很深的洞,簡直是不愉快到了極點不過因為這一擊我看到對方的手臂,那絕對不是穆恩,既然已經確定了這件事,我也不打算再追上去。

退回酒吧後看到腹部大量出血的我,精靈牧師很快的幫我補了血,這次能確認那個傢伙不是穆恩,都是這精靈的功勞,記得她好像叫伊妮德是吧…這個名字我記住 了。

 

夜也深了,我跟伊妮德決定先回房休息,離開前正好看到之後才下來的吟遊詩人-莉亞很開心的拿著那個形狀奇妙的酒杯瘋狂的插桌子原來這個杯子是這樣用的…

 

半夜,正當我在冥想時,好像有人醒了起來走動,因為時間還差一些,我決定不管他們,等時間到解除冥想後才知道,樓上傳來了奇怪的聲音,聽說兩名德魯伊的寵 物放出去都沒有回來,其中一個德魯伊爬上樓去把他的寵物,我記得是個非常好吃的名字,好像叫吐司?救回來,另一名德魯伊因為完全無計可施整個人呈現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那位穿著小洋裝的女性看到重傷的吐司馬上端出一大盆水,她把吐司往那盆水裡來來回回浸了好幾次,奇妙的吐司竟然被這樣泡一泡就復原了…聽說那叫聖泉水,洋裝少女正在大力推銷中。
聖騎士跟鬍渣男子還在討論頂樓那棵會捕食的樹的事情,這種時候叫服務生去看吧?有事也是他們該負責呀…沒想到叫了客房服務後等了老半天人都不來,是打混到哪去了?

我們一行人決定下去看看,一樓空無一人,大理石製的地板被不知明的東西給撐凸起來。我們往走廊一間間的探查,有的房間玻璃碎掉,地上血跡斑斑,仔細看可以 發現有衣服的碎片跟肉片殘留在玻璃上。

到處都傳來血腥味,最後靠著鬍渣男子-葛雷精湛的開鎖技巧,我們進了管理室,裡頭東西有的被搬走,只在書桌裡找到一張公文,上面寫著『0時0分血錘成員全體撤退。』

.........那些混帳矮人。

走回大廳後,大家試著想推開大門確發現怎麼都打不開,此時那位嬌小穿著洋裝的女性從背包裡拿出攻城鎚,牧師組兩人走向前幫忙,兩人用力的各踹一邊,一瞬間就把大門給打出了一個 人可通過的寬度…

 

從那個縫往外看,外面滿街都是長手腳的圓球…這個就是德魯伊說的上面那棵捕食樹的種子嗎…?

正當大家在思考的時候,屋內傳來窗戶破裂的聲音,一顆皺皺的圓球就這樣跑過來打算攻擊聖騎士,可能…這裡的地板太不平了,他一個跌倒後滾了過來。

最後總共跑進了四隻,在洋裝少女的巨鐮、梵卡特的巨劍跟大家的奮戰之下…總算砍死了三隻,最後一隻見大事不妙朝米拉撲了過去,那隻圓球不知道是用什麼方法,讓洋裝少女昏倒,然後提起她的腳打算把她拖走……用大家走路都追的上的速度………

懶得理牠…

混亂中葛雷發現地下好像被掏空了,我撿起洋裝少女的武器,朝樓梯奔去,大家凌遲完那隻皺圓球之後也跑了上來。沒幾秒整棟房子因為地基被掏空的關係,整個往下垮……

等我再度醒來的時候,所在位置已經不知在地下幾樓…

聖騎士跟吐司的主人正在跟新出現的矮人,好像就是這個城的最高負責人-希特.哈瑪談話,據他所言他正要去把那棵樹的本體給炸了,當下我很想馬上找路離開 這,但是希特說他來的方向應該也已經被炸癱了…大家沒得選擇的只能跟他走…

談話途中吐司的主人借由他的能力找到了梵卡特腹側位置的寄生物,這位聖騎士沒有考慮很久便勇敢的決定讓我開刀,哇喔…雖然說我是藥師,不過那並不代表我有動過手術呀,這位聖騎士還真是勇氣可嘉。

洋裝少女-米菈自告奮勇的壓住梵卡特的雙手,我仔細研究了一下腹側的紋路跟吐司主人所指的位置後快速的切下去,在這種劇痛下梵卡特竟然沒昏過去,聖騎士的耐力真是驚人。

寄生物的位置並沒有很深,切下去沒多久很快就找到了,但是情況實在是不太妙…那個紫色乾扁上面還長臉的小酸梅菌絲都長在血管上,要是隨便切下來說不定聖騎士就在這被普萊恩接回天上了。

正當我思考著要不要切切看時,旁邊的德魯伊突然插話,原來這個東西怕火呀…那先把刀烤熱再切說不定會有用。

我望向不斷冒冷汗的聖騎士,拿出一瓶補血用的藥水給他,要是失血真的太大量就先灌一下,在我要動刀的那一剎那,開鎖技巧精湛的葛雷建議,不如先等到希特炸了樹再說,也許樹炸了寄生物也會死掉。嗯…這麼說也蠻有道理的,看西米露拿出針線,我把位子讓給她去縫合傷口。

然後我聽到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原來我也被強迫中獎了……看著胸前那個奇妙的紋路,忍不住想嘆氣,希望回去之前能解決掉它…看樣子真的除了跟希特去之外沒別的路了。

跟著矮人走了一段距離後,前方通道出現鐵欄杆,它的間隙很明顯不是矮人過的去的大小。感覺最敏銳的葛雷走了過去,欄杆的另一邊好像有一大群的皺圓球怪在拖的人走,葛雷試著朝他們丟石頭,他們卻毫無反應。



後方突然竄出兩隻怪物,奇妙的是他們竟然只攻擊亞洛,在眾人合力下很快就解決了怪物。


正當大家在思索要如何打開鐵欄杆時,一旁的希特很帥氣的在牆上找了找按下一個開關,鐵欄杆竟然就這樣打開了…

矮人完全不理眾人的反應大步的走向皺圓球怪群中,那些傢伙好像完全沒有反應,但是吐司的主人-亞洛一踏出去,那些怪物馬上轉過頭來想抓他,逼的亞洛只好遠遠的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尖的米菈發現了…芽亞希?的寵物夥伴掛在那棵樹上,她跟亞亞希一起衝了過去,帥氣的巨鐮一揮把亞亞希的精神支柱給救了回來。從那隻獅鷲獸消失開始她好像就一直很沒精神,我想我這樣形容應該沒錯。

在芽亞希感動的想接過獅鷲獸時,希特冷冷的說距離爆炸時間剩下20秒…

我想這句已經重複過很多遍了…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想說,該死的矮人!!!

一夥人馬上用跑百米的速度往通道移動,希望能找到遮蔽處。我與米菈一衝到亞洛的旁邊立刻回頭看其他人,葛雷似乎來不及跑到這不過已經找到了一個洞躲了進去,牧師組則完全束手無策。

想到伊妮德對我也算有恩,這爆炸說不定會要了她的命,不得已只好衝過去展開護盾…可以的話我是很不希望為了其他人用這個戒指的力量……

爆炸結束後大家都探出頭來,西米露似乎被反應快的米菈給救了,但是樹死了之後身上的寄生物卻沒消失是怎麼回事…?

此時我們發現跑在最後的希特竟然也沒死…他站在遠方拿出像是信號彈的東西往空中發射,隨後我們開始聽到一個又一個的爆炸聲。

面對其他人的提問,希特表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想讓我們離開的意思,所有受了感染的人都不能活著離開這座城,包括已經嚴重到長出樹枝的他自己,…不好的預感果然成真了…

他手一伸招來了那天刺我一劍的黑衣斗篷人,我馬上拿出重型十字弓對他射擊,沒想到被他輕易的擋下…這動作看起來實在很詭異…

據其他人的說法,那種東西叫作捷藝偶,非常的厲害,身上某處有藏有人類的靈魂的寶石,只要破壞他就能讓他停止動作。

雖然這麼說,不過要打中他還真是難呀…

一邊攻擊捷藝偶,其他人一邊對希特喊話,希望能打消他帶著大家一起死的念頭,幹麻這麼麻煩,真的不想殺了他的話打暈直接帶走不就好了?

 

隔空喊話了一陣子,希特並沒有因此打算帶我們出去,只是他也沒有攻擊的樣子,大家決定先對付捷藝偶。一陣混戰後,米菈繞到捷藝偶的後方重重的給他一擊,捷藝偶胸前的盔甲掉了下來,露出聽說是裝有靈魂的寶石,接著葛雷一箭精準的刺進寶石裡,終於結束這一戰。

  

回頭一看希特已經生根了,說到紀念品,比起那個雕像,我更想把這個北夜行者哈瑪家族的一員帶回去給穆恩當禮物…不如先讓他氣絕好了。

正當我在思考時,米菈跟梵卡特已經開始砍起希特的根,決定帶著他一起逃出去,有人幫忙帶上去真的太好了。梵卡特很快的找到了一條似乎可以逃出去的路,靠著亞洛的指引,我們來到一扇厚重的門前,也就是說只要打開著扇門就逃的出去了吧?

米菈馬上用她的好伙伴,聽說叫吉恩邁瑟芬,用力的朝門砍下去,門凹了下去不過沒倒,靠著巨鐮劈出來的細縫,他們發現後方堆滿了沙包,再往前推也很難倒下去,既然這樣只好往反方向拉了。

隨著爆炸的震動越來越強,我失去繼續等的耐心直接走上前用力一拉,後方的通路雖然有堆沙包,不過並不妨礙到我們的逃生,走進去不久後馬上就看到往上的鐵梯,這下終於逃離這個鬼地方了,好想快點回家…不過這個寄生物到底要怎麼跟穆恩解釋……

總之,先試著把希特帶回去好了,我默默的從包包拿出繩子,正打算把希特敲暈時,遠方傳來了車輛的聲音。

……在這種地方出沒的八成是矮人,看樣子只好先躲起來,我抓住希特把他往後拖到樹叢後,從車上跳下了幾個矮人,他們果然是來找希特的,此時希特竟然發出了聲音,剛剛應該先打昏的…

矮人們馬上衝過來找他,說要把他帶走,米菈很快速開始進行議價,這樣算是人口買賣嗎…?

除了726金的支票之外,還聽到解除寄生的方法,不過這方法讓我更難跟穆恩啟齒……都是這些死短腿……..#

結果這次只帶了726金要到哈瑪家本部兌換的支票、亂用她名字的通緝公告、隨手買的小雕像、哈瑪家秘密運走的東西情報跟強迫中獎的寄生物回家,不知道哪些對穆恩是有用的…

距離跟穆恩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個星期左右,從這裡雇馬車趕回去時間剛剛好,希望回去時穆恩已經在等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