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子爵家後,我找到了捍舵者的神殿,運氣真好,看樣子帶穆恩進去求助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花了30金後牧師很快的治療好了。

本來想帶她回家的,但是我想起出門前我在家裡倒了不少油…要是不小心燒起來就麻煩了,只好先暫助在這裡的旅館,要讓她養傷的話當然要最好的環境,最後我選擇了高級消費區裡的一棟旅館,住在最高檔的套房裡。在穆恩醒來之前我不打算離開她的身邊,有良好的客房服務總是好的。

雖然兩天沒睡讓我非常疲憊,不過在她張開眼前我無法放心,隨便點了個餐補充一下能量,在我吃完後穆恩終於醒來,確認過她的健康狀況後,我再也忍不住睡意沉沉睡去。

當我再度醒來時已經是隔天的中午,穆恩坐在床沿,她的表情看起來非常嚴肅,靜靜的望著我。

「...穆恩?怎麼了嗎?」我坐起身。

她露出一個微笑。「早安,睡得好嗎?」

「嗯,好久沒睡的這麼好了。」

我低下頭打算治療之前中箭的傷口時,

發現原本纏在我胸口的崩帶整個被解開,傷口已經治好了,從這可愛的包紮來看應該是穆恩做的,同時我也看到了一直被我遺忘的寄生物…穆恩表情的嚴肅的原因應該是這個吧…?我有點尷尬的望向她,「嗯...謝謝。」

「那是...怎麼回事?」她問,「會痛嗎...?」

「不會痛。」我苦笑著回答,「在寶劍終點站時被寄生的,好像是一種異界生物吧...?」穆恩被抓的事情太過震驚,其實我已經有點不太記得在寶劍終點站發生的事了…

「異界生物?」她低著頭思考了一下,「...繼續被寄生會怎麼樣?」

「會變成一棵樹...大概....不過離開那裡之後這東西好像就沒在生長了...」

「什麼?」她皺眉,從床邊站起來。「你說會變成什麼?一棵樹!?

「就是...會生根...發芽...?」我很努力的回想那個矮人當時的情況。

生根?發芽?...別開玩笑了。」她揪住我的衣領盯著那個寄生物看,「...這該死的東西要怎麼拿掉?」

啊…...可以的話真不希望這麼快被她發現這件事,她才回復意識沒多久就要說這種事實在是太…

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這個寄生物的菌絲是延著血管長的,摘除它的方法是...先讓我昏迷,才有辦法把它在不影響血管的情況下摘下來。」

我的回答特意略過是指失血到昏迷這件事,不想給她太大的刺激。

她思考了一下,「被寄生已經多久了...?」

「一個月左右吧?」

「已經這麼久了?」她又氣又急的說,「怎麼不找牧師處理呢?」

「嗯......我一回來後沒見到妳正在煩惱時路易就來找我了...所以我忘了這件事。」

「.........那個混帳。」

「走,我們去神殿。」她拉著我站起來,「現在沒時間找艾普洛斯來了,我們先把它處理掉吧。好嗎?」

「嗯...好呀,不過處理掉後我想先留下那個種子,這件事情有點奇怪...」

「處理掉之後你想怎麼辦都可以,快走吧。」她催促著,似乎很著急。

我一邊跟她說在寶劍終點站發生的事情,一邊安慰她,一起出任務的人應該有不少人都解決掉了吧,至少這次我看梵卡特還活得好好的,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

一到神殿穆恩就衝向裏面揪住一個穿祭袍的聖職人員,「有急診,煩請主教或司祭過來一趟,謝謝。」

感覺上她好像會跟著進手術室,這樣根本瞞不住呀!?我停下腳步拉住穆恩把她轉過來,「穆恩,嗯......要取出來是要剖開才辦的到的,會大量出血到昏迷......所以我才說需要高階牧師在場........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實在是很不擅長講這種拐彎抹角的話,這已經是我所能想到最不刺激她的用字了,可惡…我有點懊腦。

「...........................」她的表情僵住了,過了一會兒後快速的掀開我的上衣確認種子的位置。

「嗯....我想這裡有高階牧師的話應該不是太大的問題,很快就會結束的。」我努力的想讓她安心,雖然立場要是顛倒過來我也肯定不安心。

總之拜託牧師們快點來,趁她還呆愣住的時把手術結束好不好!?

莫約5分鐘後,牧師們終於來了。

我向牧師說明身上的種子之後,一位年約六十幾歲的老牧師看了一下狀況。

「乖乖在這裡等我。」我把包包交給穆恩,不希望她跟著進來。

穆恩接過包包後,並沒有在外面等,既然這是她的決定…唉,總之,牧師們快點摘掉這個東西吧…

我向老牧師說明這個種子的摘除方式後,老牧師很有研究精神的盯著那個種子看,並表示他行醫50年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東西。我想也是…

他向我再三確認,一定要這樣才能摘除嗎? 我表示只聽過這種摘除法,這時又進來了三、四位牧師,這樣應該安全很多的感覺。

「好吧。我們會依照您說的方法幫您摘除這個寄生物,會有一定程度的風險,請問您有心理準備了嗎?」老牧師說道。

「請動手吧。」

穆恩從頭到尾都站在一旁靜靜看著,但她的眼神擺明就是"要是失敗就宰了你們"的感覺,眾牧師們似乎感受到無型的壓力...,但我有點開心…

躺在床上沒多久,老牧師將手掌放在我眼前,喃喃念了幾句禱詞後我就睡著了...

醒來後,我發現自己身處在租的那個套房裡,穆恩握著我的手趴在床沿,好像睡著了,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湖面上與天上的兩輪月亮。

胸前的種子已經不見了,傷口也包紮得很好。可能因為大量失血過,我感到有點貧血還有強烈的飢餓感。其他沒有甚麼異狀。

「千早...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穆恩發現我醒了,站起來坐到床邊,「傷口會痛嗎?」

「不會痛,只是有點餓而已。」我笑著回答,「我以為會在神殿醒來,那些牧師們有說什麼嗎?」

「他們建議我讓你待在那,等你醒來...但是病床的品質不太好,所以我還是把你帶回來了。」她微笑著,「餓了的話,我去叫人送吃的來吧。」

用完餐後我向穆恩確認了一次這次事件的始末,另外也問了關於那個黑衣弓箭手-亞諾爾德的事,原來這傢伙原本是穆恩的部下…可惡,我想去鞭屍…

想到穆恩肩上的箭傷,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 要 放 火 燒 了 那 把 弓!

啊…不過之後也不知道要逃亡多久,最低底線就是拿去賣掉了,我才不要帶著那個傢伙的東西。

見穆恩似乎很在意路易找我的經過,雖然不是很想說,但我無法隱瞞她事情,只好一五一十的招了。

真是…丟臉……唉………

我突然想似乎有事情忘了告訴她,「對了...穆恩,雖然那個渾亞諾爾德已經死了,不過路易跟羅薩都還活著。」

「.......」穆恩並沒有很驚訝的樣子,不過聽見路易的名字時臉色一沉。「看來...有必要做個了斷。」

「路易被抓到雷吉諾德去了...史考…羅薩被法師支配,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

「被法師支配?」

「嗯,因為當時狀況蠻危急的,法師對她使用了法術後,她就轉向攻擊路易了,我想應該是被支配了吧...而且還有問必答。」

「妳打算,去追殺路易嗎?」

「當然。」穆恩站起來,「越早解決...越好。嗯...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兩天前。」

她低頭思考著,「...好。我知道了。那兩人的下落,明天我會去調查。」

「還有什麼想知道的事情嗎?」

穆恩搖搖頭,「今晚就先這樣吧,你需要休息。」

「嗯...」

*    * *

隔天早上,趁穆恩還沒醒,我帶了那個渾蛋的弓跟秘銀甲去市場賣掉,換得了1500金,回來後發現穆恩已經醒了,正在吃早餐。

難得有機會可以一起走在陽光下,我興奮的走到她身邊邀她出門逛街,我們從街上添購了一些衣物(包括了一件私心想讓她穿上的禮服)還有藥水。

原本打算直接退房騎馬往雷吉諾德移動,不過在退房時我從飯店人員手中接到一封信,信上沒有寫收件人,但是背面有榮耀商會的封蠟。

「妳對這個有印象嗎?」我將信封朝背面遞給穆恩。

「......」穆恩接過信,直接拆開來看。

因為有點好奇,我湊過去一起看,發現裡面的信是一張白紙。但是穆恩的臉色很明顯變了。

「這張白紙代表什麼意思嗎?」

「...千早,抱歉。雖然是我說希望能越快越好,但我們可能還得在這裡多留一天了。」她抬起頭對我說,走回櫃台取消退房,然後拉著我的手上樓回到房間。

似乎有點不對勁,直到走進房間關上門後我才發問,「穆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封信,是南方的夜行者送來的。」你看不見信上的字,是因為它指定要讓我閱讀。」

「.............上面說什麼?」

「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方似乎都知道了。」她脫下兜帽,「信上寫著,要我今晚到雙月港去商討後續事宜。」

怎麼可能放她一個人去呢!?凹了很久終於讓穆恩點頭。

當天晚上12點,穆恩帶著我到雙月城唯一的港口赴約,就我所知這個港口平時的作用主要是與雷吉諾德城的船隻連繫用,還有一些遊湖的小船,並不是特別大的港口。

我們走到了港口,通常這個時候為了晚歸的漁船,或是寄港的商船,港口應該會燈火通明,但現在的港口卻漆黑一片…

根本看不到東西,我試著施展偵測邪惡,除了穆恩一如往常的發著淡淡的紅光之外,眼前的黑暗處,有著強烈的紅光,這個紅光只有一個點,但是用強烈或許不足以形容。

與其強烈,更像是濃稠的紅色光芒,有點像是血的顏色。然後,周圍出現了兩個微弱的紅色光芒,他們似乎沒有要隱藏的意思,兩人穿著合身剪裁的素雅禮服,皆為男性,兩人都帶著帽子以及遮住眼睛的面具。

「...兩位是南方的使者嗎?」穆恩走在我前面,向兩個人影微微行了個禮。「晚上好。」

面具人A:「您好,銀月小姐.......主人恭候您多時了。」

面具人B:「銀月小姐,請恕小的一問,旁邊的這位是?」

「我的同行者。」穆恩說,「若是會長大人允許的話,請讓我帶他同行。」

在他們對話的同時,我稍微環顧了一下四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周圍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紅光點。或高或低,三三兩兩的分布,這群人不論是敵是友,至少現在沒有行動的意思。

「地上的星星還真多....」我皺著眉小聲說道。

面具人A:「好的,請讓我們請示一下。」向面具人B點了點頭

「萬分感謝。」

面具人B手晃了一下,口中念念有詞。過了一陣子之後,面具人B才開口,「主人說沒關係,千早先生遠道而來,還請不要那麼拘束。」

突然被叫出名字,讓我有點驚訝。「.....謝謝。」

面具人A:「那兩位請跟我來?」 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位面具人引領我們向前走,完全的漆黑我根本看不見東西,但是面具人沒有點燈的意思。我小心的跟在穆恩後面走。

走到了原本的港口邊後,他們直接踏上了湖面,但雙腳好像踩了什麼東西一般的浮在空中。

面具人B:「請站上來。」

我終於受不了了,反正這裡大概只有我看不見吧!?我拿出放在包包裡快被遺忘的火把點燃,那一剎那,我發現我們踩在半空中!

眼前是一面鑲著精緻的黃金雕花的木造牆,牆高聳到火把照不到的地方,根部則在水裡,我們踩了上去之後,這個透明的踏板往上浮。

隨著踏板的上升,木牆終於離開了視線,接著出現的是月亮和美麗的滿月湖,還有一艘有如城堡般的巨大船隻。這艘船擋住了整個港口的月光,在我們前往此處的過程中,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艘船…

船的底部是木頭與金屬,而甲板上看的見雕刻精美的石造建築,有花園,噴泉,還有軌桿上的垂柳,透明的浮盤降下,沒入船中,我們也隨之站到了甲板上某一條花園小徑。

面具人雙人組:「這裡走,小心不要迷路了。」

朝著他們引領的路徑看過去,眼前的遠方是一座哥德式的教堂式建築,我四處張望了一下,藉由偵測邪惡所看到的紅光,除了眼前的兩個面具人外,遠方教堂方向有一個血紅色的光芒,身後不遠處跟著一個,然後遠方教堂方向還有一個,總共發現五個人。

經過了爬藤隧道,眼前是一個小廣場,前方就是那座教堂般建築的大門,大門高聳,大概有四公尺高,上面有著許許多多的雕刻。門打開了,裡面漆黑一片。

面具人A:「銀月小姐請吧,主人就在裡面。」

面具人B:「我們就先去做自己的事了,還請不要拘束。」

走進去的同時,兩個面具人站在外面看著。然後門關了起來,我手中的火把也被吹息,煞那之間黯淡無光。

「我依約前來了,會長大人。」穆恩對眼前的一片黑暗說。

這次懶得點火把了,我抬起手打算把光亮術點在火把上,突然間漆黑的深處,一個聲音從中傳出。

「不好意思,我沒料到會有無法在黑暗中視物的訪客。但為了一些我私人的考量,還請不要在這裡用魔法,好嗎?」

光亮術沒有施法成功,似乎被對方反制了。

「............」我有點不滿的放下手。

「萬分感謝您給予這次會面機會。」穆恩對黑暗處微笑,拉了拉我的手示意要我合作。

那個聲音笑了一笑,繼續說:「好的,為方便您的朋友,我開個窗吧。」

「......感謝您。」夠配合吧…

這裡就是一個有如教堂主廳般的房間,不過原本神像的所在之處是一個相當雕工華麗的大辦公桌,後面坐著一個男子。男子手揮了揮,眼前的窗子從原本漆黑的玻璃變成了雕滿神話故事的彩繪玻璃,月光也隨之灑進。

男子年約40歲,消瘦的身形,有著淡藍色的長髮,他向我們笑著說:「請坐,不要客氣,我的身體有點毛病,恕我無法起立迎接。」兩張椅子在他辦公桌前面出現,「不過這點小事還是沒有問題的。」

這點小事…?

「恭敬不如從命。」穆恩微笑著在其中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我默默的跟著坐下。「這次...還是初次見面呢。」

男子對我點了點頭,而後便看向穆恩:「是啊,初次見面。您比我想像中的更美麗呢。銀月閣下。」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名男子,剛剛的濃烈紅光來自於他是千真萬確,這男子的左臉上有著三道深可見骨的傷疤,撇開傷疤不談,他的面貌還算俊秀,但是長髮遮起耳朵,這裡的光也不足以觀察瞳孔,無法確定此人到底是精靈,人類,或其他類人種族。

男子繼續說:「您知道...阻止我們交易的最大問題已經解決了吧?」他看向穆恩。

「............不。還沒有完全解決...」穆恩望向眼前這位初次見面的合作對象,「東夜行者公會目前的首領、路易還活著。」

「嚴格來說,由於您的同伴....」男子比了比我,「以及一些其他人的努力,路易的死活現在已經是我們可以完全掌控的了。」

「...您已經有所打算了嗎?」

男子雙手交握,倚在桌前「我想跟您建議一個比殺死那個男人更好的利用方法。」

「願聞其詳。」

「在此,我先確定一件事,您想要東夜行者公會嗎?銀月閣下?」

「不。」穆恩的回答簡短但語氣堅定。

「那這樣就太完美了。」男子露出了微笑,牙齒異常尖銳。

男子繼續說:「北夜行者有著夜行者的傳統,我們南夜行者有著夜行者的資產,但是東夜行者.....本來就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的計畫是毀了他,徹底的讓東夜行者消失在這個被稱做普萊恩的大陸。」

「雖然我有失約一次的不良記錄...」穆恩露出微笑,「...但若是用得著我,請不用客氣。」

男子笑著看看我又看看穆恩...他說:「你們不用擔心,我稍微詳述一下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好了。」

「首先,東夜行者的路易追隨者會收到雙月城移送囚犯的情報,而截囚。他們會意外的順利,並且路易成功被救援回東夜行者。路易會看起來恍恍惚惚的,無法專心,東夜行者支持路易的大老將會其聚一堂,商量東夜行者接下來的走向。」

我跟穆恩專心的聽著。

「這個會議想當然的,以路易的做法來說........太底層的,太...."銀月派"的,絕對無法進入。然後全部大老都到齊的時候,路易便會恢復精神,並且變的比以往都更強大。開始屠殺。」

「當在場已經沒有活人的時候,路易會死亡.....恩,請容我更正,是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完全消失,沒有存在過的任何證據。然後呢,當東夜行者的人們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您會給他們一份路易與北夜行者交易的文件。」

男子將一個信封袋推向穆恩。

「文件在這裡。」

「......」穆恩接過信封袋,「您不介意我現在打開來看吧?」

「請便。」

穆恩稍微看過之後,把文件收好。

男子看著你們。「最後.....事實的真相將會成為,"路易與北夜行者交易,被東夜行者大老們質詢,畏罪殺害了他們,並且逃走了。”」

「然後這個世界上永遠也找不到他的。」

「.........非常完美的安排。」穆恩正視著男子,「但是您...是怎麼辦到的?」

「"催眠術""支配人類""英雄宴""星界投射"」

「詳細的就牽扯到一些瑪那的專業技巧,我想就不解釋了。」男子笑了笑。

穆恩點了點頭。「那麼...我所要做的就只是把這個信封帶回去?...就只有這樣?」

男子說:「沒錯........而且,從此以後永遠的離開考爾比.......我說的是永遠。」男子邊說邊拿出了一張紙,拿起眼鏡帶上,用一隻閃爍著黑色光芒的鋼筆寫了些字。

「所有我會保證您的事物,您會保證我的事物,我都寫在這裡了。如果您確認沒有問題,還請簽個字吧。」男子把這張紙推向穆恩,鋼筆也遞上。

我湊了過去想看合約上寫了些什麼。

這紙合約上最主要寫著幾條:

1.銀月將此文件交給東夜行者。

2.銀月從此不踏進考爾比。

3.榮耀商會從此將會在銀月的請求下,消滅銀月的敵人。

4.榮耀商會從此不干涉銀月的任何行為,除了2.以外。

短短幾行的鋼筆字之外,這張白紙下隱隱約約的看的到滿滿的浮水印,上面寫著一些沒有仔細思考看不懂的神祕文字。

我仔細看了那些浮水印文字,認出了幾個,都是公爵以上的高階惡魔名字。

「簽了這個契約會有什麼影響?為什麼下面寫著惡魔的名字?」

男子一隻手扶著下巴,「呵呵,還以為你們不會問呢。」

穆恩看了看合約,又看了看會長,「...抱歉,沒有冒犯的意思,但這是代表什麼意思呢?」

「這紙契約的監督人是上面所有簽字的惡魔,違反契約者.......將會直接被帶到地獄。對我這樣經商的生意人來說,惡魔是最忠誠的夥伴之一。」

「..........我代替她簽不行嗎?」

「不,我想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男子閉起眼睛。「今天我讓千早先生您進來,讓您聽完了全部,意思就是你也是局內人了。你們兩位都要簽。」

「上面確定就只有這四點要遵守?」

「是的,不過有意見歡迎提出,畢竟在簽下去之後就不能更改了。」

我仔細看著男子的表情想判別,男子回以微笑,感覺起來沒有什麼其他的打算。

「既然合約上有提到我的名字與榮耀商會...那麼身為榮耀商會代表的您,是否也需要簽字呢?」穆恩問。

「那是一定的。」男子答。

「不能進去考爾比的原因是可以問的問題嗎?」我稱著下巴開口。

「那是因為銀月閣下在考爾比的公信力仍然龐大,如果隨意進出,對我們榮耀商會接管考爾比的過程會有一些妨礙。如果沒什麼問題,是否可以簽字呢?」男子問。

「第1點的交給東夜行者,有指定送達對象還是地點?」

「喔?說來這的確是需要指定一下。感謝您的提醒。」男子恍然大悟的回答,拿起鋼筆多加了一點。

…………………….

5.文件需交付給東夜行者成員亞諾爾德。

「...............蛤?」

「我想銀月閣下認識這個人的。」男子望向穆恩。

「如果我記得沒錯他已經死了。」我皺著眉開口。

「........」穆恩迅速的抬起頭看向會長,「您...回收了他的屍體?」

男子向我說:「死人仍舊可以繼續行走,我想您應該也知道這不是一件難事吧?方法很多呢。」

「....他是死的那就好了。了解。」

「他不會再去找你們麻煩的。」男子手向契約比了比。「請吧?」

男子說完,我馬上伸出手拿鋼筆,不過穆恩快了一步,直接拿起鋼筆在契約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名字簽上後,浮水印稍微亮了一下,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我也跟著簽下名字,但這次浮水印沒有亮。

男子看了看,問一下:「您.....的姓氏是?」

「?我沒有姓氏。」

「為什麼它沒有亮?」

「恩....千早先生,這是您的本名嗎?」男子看著我。

「.....?我沒有用過其他的名字。」

什麼狀況....?

男子稍微皺了眉頭,對著紙說了一些喉音強烈的語言,感覺像是在對話。接著,紙上的浮水印也亮了,但是光芒稍為黯淡了點。

男子抬起頭,看著我,這一次是今晚第一次,他的臉上失去笑容。

「............?」我不解的望著他,穆恩很快的擋在我前面。

男子馬上拿起鋼筆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浮水印發了亮光,然後這張契約在一瞬間焚燒殆盡。隨後馬上恢復笑容:「別緊張別緊張,沒有必要弄得那麼尷尬,剛剛只不過是一些小問題,一下就解決了,很愉快跟兩位合作。」

他手一揮,眼前出現了三個酒杯,裡面有著鮮紅的美酒。

「今晚有緣在如此美好的月色下簽約,我們乾一杯吧。」

「既然是小問題那對我們說也無妨吧?」

見我提問,穆恩沒有說話,靜靜觀望著。

「簡單的說,名字是一種在這個世界上定位自己存在的東西,而您的名字稍微缺乏了這樣的功能。」

「.......那是什麼意思?」

「可能性很多,非父母取名,缺少用此名字稱呼您的人際關係?或是自己比較少告訴別人自己叫做這個名字。可以說...惡魔比較難發現你的存在。不過溝通一下之後,這個問題我藉由一些其他的方法解決了,所以一切順利,不用擔心。」

「其他的方法?」

男子拿酒杯小酌了一口,思考了一下後笑著把酒杯對我晃了晃:「不告訴你。」

「這種小事會讓你變臉色嗎?」我笑著回應。

男子苦笑:「或許會,也或許不會,對你而言也只能這樣猜了,不是嗎?」

「那個合約對我是有效的吧?」

「是的,對你們兩位都是如此,在履行合約內容之前還請多多合作吧。」男子舉起酒杯。「乾杯?」

「......既然契約已經成立,」穆恩拿起眼前的酒杯,對著男人微笑。「...再次請您多多指教了。」

「穆恩...」

穆恩與男子皆舉起酒杯,但我一點也不想喝這杯酒呀…怎麼看都很詭異。

「千早?」穆恩拿起酒杯對我晃了晃。

看樣子穆恩是打算喝下去,雖然很不甘願,但我只好跟著舉起杯子...

「敬合作,敬未來。」男子笑著說,然後將酒杯喝乾。

喝下酒後我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霎那間週遭的場景有如作夢般虛幻,見穆恩已經失去意識,我賭著一口氣硬是努力撐著,朦朧中,我看到了一名穿著渾身漆黑全身鎧甲的女騎士,她有著蒼白的臉孔,女騎士前來幫會長推開往裡面的一扇門,會長看了我一眼,隨即站起來轉身離去。

離去時,會長的長袍中露出尾巴,被風吹開的頭髮下有著隱隱約約的犄角,接著,我眼前一黑,終於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時我們已回到旅店,穆恩還在沉睡。

仔細思考了一下會長的樣子.......因為契約的關係,我聯想到了一個有犄角又有尾巴,並且擁有強大魔法力量的人型生物-惡魔。

在穆恩醒來前我想先去詢問一下關於契約的事情…惡魔監督的契約……這樣的話找神殿也許可以知道一些情報。照著記憶走到已經光顧過三次的神殿,那位牧師今天也很有精神的在諮詢櫃台。

「你好...我又來報到了。」

「您好,請問今天需要什麼幫助?」

我張望了一下四周,也許是因為現在還早,人還沒有很多。

我壓低聲音詢問那名牧師,「被惡魔監督的契約,如果簽了名可是卻沒發光,你覺得原因有哪些?」

「....................」牧師面帶微笑沉默了幾秒,「.........您稍等一下。」他起身走向神殿內部,沒過多久就帶著先前幫我開刀的那位老牧師來。

老牧師原本表情很疑惑,看到我之後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我感到有點心情複雜…他向我行禮之後就領著我到神殿內部,「請跟我來。」

走了一會兒後,我們到了一間裝飾樸素的房間。老牧師帶我坐下後,倒了杯茶給我。

「...聽說您有關於與惡魔契約的問題?」

「嗯,我被迫簽了名,但是竟然沒有發光呢...」

「.................這問題您可別在外面亂問啊。」老牧師瞇起眼睛,「您說您被迫簽了惡魔監督的契約?」

「嗯。」

「沒有發光是指?什麼東西沒有發光呢?」

「簽名之後紙沒有發光。」

「.........」老牧師微笑了,然後起身在房內的書架上翻找,看了幾頁之後才回到我面前。

「嗯...我確認一下,您是說您簽了契約之後,紙沒有發光,對嗎?」老牧師推著眼鏡看著書說,「有其他人與您一起簽約嗎?」

「有一個。」

「是您熟識的人嗎?」

「嗯。」

「嗯.........」老牧師捧著書翻來翻去,緩緩開口:「以這種狀況來說,契約很難生效。」

「....?原因是什麼?」

「字體沒有發光意味著監督這份契約的惡魔無法從您的名字上連結到您這個人,有可能是您簽了假名,或是代稱,這種狀況之下惡魔無法以"姓名"去定位您的存在,也就無法對您實行監督的動作。」

老牧師沉默了一會兒。

「但是,也會有例外。」

「例外?」

「您剛才說有一位跟您熟識的人也簽了約,」牧師推了推眼鏡,「那麼惡魔就可以藉由這位人士對您的認知來定位您。若您在這位心中份量越大,惡魔就越容易找到您。」

「這是什麼很嚴重的問題嗎?這個例外對方需要付出什麼代價之類的?」

「這...」牧師迅速的翻閱手上的書,「倒是沒有。不過,反過來說的話,若是這位可以幫助惡魔找到您的人士死去,惡魔將再也找不到您。這是您唯一可以違反契約的方法。」

「.......那個惡魔幹麻為了這這種事情變臉色....奇怪的傢伙.........我並沒有簽假名,所以是像他說的那樣,缺少用此名字稱呼我的人際關係?或是比較少告訴別人自己的名字?」我皺起眉發問。

「......應該就是這樣沒有錯。」

「好吧...我懂了,謝謝你。」

我到門口付了諮詢費3金後,在回旅館的路上看到了一間飾品店,其中有兩樣東西吸引住我的目光。水晶頭飾與金絲手鐲,看起來非常的適合穆恩,沒有考慮很久便請店員打包。

回到房間時穆恩還在睡覺,我打開袋子小心的拿出手鐲,輕輕的戴在她的左手上,沒想到穆恩竟然沒醒來!?再接再厲的想把水晶頭飾也戴上,正當我在整理穆恩的頭髮時,她醒了…只好假借整理頭髮之名順勢戴上頭飾…

果然很適合她!

心情超好的我叫了客房服務打算一邊跟穆恩吃早餐一邊聊昨天的事。

「穆恩...妳對那個南方BOSS的了解大概是什麼程度?」

「......榮耀商會的裏側,也就是南方夜行者公會的會長,我昨天也是第一次見到他。他是個很神秘的人,雖然大家都知道南方有這麼一號人物,但是見過他的人少之又少,更不要說知道他的真名...我也調查不出來。」

我回想了一下昨天的狀況,「昨天在喝下那杯酒後,我過了一會兒才失去意識...他在移動的時候我看到了...頭髮下有犄角,斗篷裡藏著尾巴......」

「.........犄角與尾巴嗎?」穆恩側著頭思考,「可以確定的是,他並非人類。但是,為了生命安全著想,我認為不要探求他的真面目、也不要猜測比較好。」她握著我的手說。「南方的勢力是後來才開始崛起的,短短數十年的時間成長到足以與北方抗衡…」

「嗯。既然妳這麼說的話...不過保險起見,我們要不要去問問看有沒有解除契約的方法?」

「如果有的話,我也會去調查。」她對你微笑,「他跟路易不一樣,是說話算話的。我想暫時還不用太擔心。只是...你原本可以不用簽訂那份契約的......」

「還好我有簽。」

「雖然我們沒有違反契約的意思,不過要是它真的被動過手腳,我才不要放妳一個人去面對。不過下次遇到這種事情...請先讓我簽...」

「.......」她低下頭,「謝謝......」

「還有...不要在外面喝酒!」 我抓著穆恩的肩很認真說著。

「好。」她笑著說。

「接下來就只有等送信的時間嗎...穆恩,應該不用去看之前戰鬥的地方了吧?」

「嗯...南方的人去過了,大概甚麼都收拾得一乾二淨了吧。」

「啊....說到這個,那封信裡寫了什麼?是捏造的?」

穆恩拿出昨天晚上收到的信封,大略翻閱了一下。「...不,我想應該是真的。」然後她將信封裡面的文件取出,交給我看。

裡面有很多路易跟北方來往的證據,包括信件(路易的親筆書信、封臘等),還有一些綁架人口輸送到北方的交易紀錄,還有北方允諾給予他的支援,包括提及羅薩‧史卡雷特以北方使者及監視者的身分來到路易身邊的信件。

「…妳是怎麼聯絡上南方的BOSS的?」

「...其實,是他先找到我的。」

「.........嗯?」越來越詭異了…

「我不知道南方的會長是怎麼找到我的,他大概也策略了很久...對南北兩方來說,得到東方勢力幾乎等於是贏了。你知道我並不想當首領...去年我殺死老大之後,讓整個東方陷入一片混亂,我自己也陷入進退兩難的處境...就是這個時候,南方的使者找到我,跟我談介入東方的事。」

穆恩停頓了一會兒,「條件可以隨我開,而我提出的條件是: 保證你跟我的安全。只要能辦到這一點,我就想辦法把東夜行者工會轉移給他。...大概就是這樣。」

「..................這件事應該不可能是巧合吧....」

「......你是指哪個部分?」

「東夜行者內部高層的狀況是南方可以這麼簡單掌握的到的事情嗎...?」

穆恩點了點頭,「我也有懷疑過。但我沒有甚麼拒絕的理由。我知道路易在北方有些資源可以利用,所以也打算要去南方尋求協助。而且...」穆恩抬起頭,對我微笑。「就結果來說,這對我並沒有什麼壞處。」

「......穆恩,這麼問雖然有點突兀,考爾比裡面有什麼奇妙的神話或傳聞嗎?」

「傳聞?你是指外圍的那些殭屍嗎?」

「......我不覺得他們禁止妳進入考爾比只是因為他說的那個理由...不過.......算了,反正考爾比變成怎麼樣也不關我們的事。」

「......」她望著我,表情有點複雜。「...會想回去嗎?」

「嗯?」我有點疑惑,「回去....?嗯...... 對我而言住在哪裡並沒有什麼差別。」

「是嗎...那就好。」她露出鬆一口氣的笑容。

「....?怎麼了嗎?」

「沒什麼。」

用完早餐後,我靠著躺椅微瞇起眼,「穆恩,」現在只剩下要交一封信出去,也沒有人會追殺我們,相隔幾個月第一次感到這麼放鬆,「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

「......... 總之,還是先達成契約上的條件吧。」

「路易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行動"...」她側著頭思考著,「...這幾天我會去調查一下。」

「...他應該還在雷吉諾德吧?」

「也許吧。我想應該不會那麼快移送。」

「那...我們先往雷吉諾德移動?」

 穆恩點了點頭,微笑道。「我也正有此打算。」

「搭船過去?」

「如果時間上允許的話,我比較想走陸路過去。你覺得呢?」

「......租馬車?」

見穆恩沒有回答,我突然想到接到信之前穆恩原本打算騎馬去看之前的戰鬥地點,「還是.......妳想騎馬過去?」我…這輩子沒騎過馬耶…

「...沒關係,不騎馬也可以。」她思考了幾秒後說,「抱歉,我習慣性地會想找比較不需要與他人長時間接觸的方式。」

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我望著穆恩沉默了一會兒,站起身走到她的身邊牽起她的手,露出一個微笑,「走吧。我們去租馬匹,照妳想做的去做就好了,不需要遷就我。」騎馬什麼的我一定馬上就學得會!

她有點驚訝的望著我,微笑著道謝。「...謝謝。還有,呃...我手上這個手鐲是...?」

終於發現了嗎?看見自己買的東西戴在她身上,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有種害羞的感覺,我只能對她微笑。

「.........謝謝。」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穆恩又道了一次謝。

顯然這種情況我們兩個人都相當不適應,完全不知道這種時候該說什麼才好,我看了看時間決定先轉移話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先去退房吧?」

她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看著面前租來的馬匹,還…真不知道該從哪下手才好。我很快的跳上馬背,無奈馬不怎麼合作,走了幾步就摔了下來。

……………………可惡…

穆恩嚇了一跳,馬上從她那匹馬上跳下來跑到我身邊:「還好嗎?沒事吧?」

 「沒事....」 我不死心,馬上又再嘗試著馴服這匹馬。這次非常順利,馬終於乖乖的走了!

 穆恩仍然用有點擔心的表情望著我,老實說有點開心…

「我大概會騎了...吧?管他的,摔了再說。」

「......」穆恩沉默了幾秒,「我們改租馬車吧,沒關係的。」

「不要,我現在突然很想騎馬了。」反正都摔過了,也不會丟臉到哪去了。

 「摔傷就不好了,別顧慮我。」

我看了一下摔傷的地方聳聳肩,「不痛,沒關係。」

「......... 好吧。」她的表情還是有點擔心,「累了跟我說,隨時可以停下來休息。」

可能是因為稍早的那一摔嚇到了穆恩,一路上她都以穩定的速度前進。我們沿著滿月湖東側往雷吉諾德城前進,一路上除了天氣還有點稍涼之外風光明媚。

「穆恩,其實妳可以騎快一點沒關係...我覺得應該...不會再摔了啦。」

「沒關係。」

除了中午休息時因為穆恩的大腿太舒服不小心睡過頭外,其他都按照預訂的行程,之前戰鬥的地點已經被整頓過,甚至連樹葉都看不出有被燒過的痕跡。
 

當天晚上穆恩接到了南方老大的指示,前去處理交接事宜,我則繼續往雷吉諾德移動,在最後一個驛站的半夜時穆恩前來找我,表示已經解決了所有的事情,從此我們可以不用擔心被追殺,自由的生活。
  
我抱緊她享受這幸福的一刻,過了良久後我突然想到一件不得不確認的事情,「......亞諾爾德現在是什麼狀態?」

「他...看上去很正常。我是指,看不太出來是不死生物。但他似乎不認得我...」

「看樣子南方老大說的是真的...」我很快的把這件事拋在腦後,「接下來我們照預定去雷吉諾德嗎?聽說那裡最近有祭典。」

「好。我們一起去。」她笑著抱住我,這大概是認識她以來她看起來最開心的一次。

我把頭靠在穆恩的肩上,除了那詭異的契約之外,麻煩的事情終於都結束了,穆恩也平安的回來,她的體溫讓我感到非常安心,睡意又湧了上來。我緊抱著懷中的戀人沉沉的睡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