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教團後已經過了多久了呢?在這個與只允許精靈出入的部落裡,時間的流逝讓人難以掌握,日出日落在精靈漫長的生命裡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我坐在陽台,有些出神的看著屋旁大樹枝葉間灑下的陽光。

天氣很好,沒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正當我打算瞇起眼睡個午覺時,一個眼熟的身影讓我回過神來。

廣場中有名身高相當的引人注目的男子,那個曾經讓我傷透腦筋的盜賊-魯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有些錯愕的盯著那修長的黑影。

走到一半的魯菲似乎發現了我的視線,黑影駐足了一會兒後轉向走過來。

我立刻想起了光輝之劍的事情,但是…在我離開教團的同時,這個任務就已經轉給其他的聖騎士了,我沒有插手的資格…這種時候…應該要打招呼嗎…?

當我還在思考要如何反應時,魯菲已經走至我面前。

「……嗯…………你家?」

顯然魯菲看見我也有些意外,我只能呆呆的點頭回應。

魯菲沉默了一會兒後,彎下身撐在陽台的木製地板上近距離的盯著我,正確來說是像是在確認什麼東西似的左看看右看看…

我有些疑惑,難道今天的穿著有哪裡不妥的嗎?我一邊思考一邊看著這個身高比自己還高的男人,在身邊轉來轉去。隨著他的移動烏黑的短髮晃動著,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畫面讓我想到很久以前養的寵物,一隻大型犬。

平時不怎麼親近人,但是某天他受託外出一個星期回來後,卻難得的黏在我身邊繞來繞去。剛回部落時牠確認味道的樣子,跟魯菲現在的動作有點像呢…

………有點可愛…

我不自覺的伸出手放在魯菲的頭上,意外柔軟的黑髮…連觸感都很像……牠離開後究竟過了幾年了呢…?…曾幾何時當初覺得讓我十分痛苦的喪失感也消逝殆盡,在今天之前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想起牠的事情了…揉著黑髮我出神的想著。

直到黑髮的主人完全停止動作後我才回過神。




嗯…?…………!!!!!?

「對,對不起!!不知不覺就!!!!」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做出這麼失禮的舉動,只能低著頭不斷道歉希望沒有觸怒魯菲。真想打個洞把自己埋進去…我緊握住雙手有點擔心的抬起頭。


很意外的,魯菲看起來並沒有生氣。

嚴格來說我們只見過兩次面,對魯菲的印象還停留在是個難纏的盜賊,很容易讓人照著他的步調走,似乎是個遇到什麼狀況都很自在的人。

我以為…魯菲應該不喜歡讓人近身的……?


魯菲盯著我一會兒後,揚起了一個讓我有些不安的微笑,然後開口說出再會後的第二句話。

你要負責。



……………?

對什麼負責?摸頭嗎!!!!?

我非常的混亂,對…沒有經過人家的同意就這麼做的確有錯,但是…摸頭要負的責任是什麼!!!!?

就在我驚愕的同時,這個身手矯捷的盜賊很自然的進入我身後的房間,拿出了回到家後就一直沒整理的行李跟放置在一旁的武器,然後…

拖著我走出了村子。

看著前方比自己高出許多的精靈盜賊,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自己一向不是個有主見的人,但並不代表我沒有原則,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對這種情況完全不反抗。…也許,我其實很想離開部落吧…

眼前是一望無際的森林,我的部落建在相當隱密的地方,這裡的樹長的很茂密,現在是下午三點左右,對有昏暗視覺的我們來說光線還算充足。

「魯菲...你打算往哪?...在那之前我好像應該問,為什麼要把我帶出來?」我整理了一下被魯菲拿出來的裝備,小聲的問。

「......出來不好嗎?」魯菲歪著頭問。

「......不是不好,只是...我現在沒辦法使用聖騎士的能力了,帶我出來對你也沒有什麼幫助的...」我有點尷尬的說。

「......要什麼幫助?」 

「....咦?」我驚訝的看著他,這真的是我認識的魯菲嗎?「...那我們要往哪走?」他帶我出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越來越混亂了。

「往哪啊......往那邊! 」

「北邊...你還有要去其他的精靈部落嗎?」看著魯菲指的方向我感到有點疑惑,北邊…再上去有什麼嗎?…魯菲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嗯......?那邊有什麼不能去的嗎?」

「嗯...我不是很清楚其他部落的規定,其實我知道的路也只有到我的部落而已。」這樣不準備多一點乾糧應該有點危險吧…這真的是魯菲嗎?還是某個長的跟魯菲很像的人…?

魯菲思考了一下後開口,「......那我們可以這樣走再這樣走。」他比了一下北再比了一下西邊。

「…?是要繞出去森林外面嗎?」我疑惑的看著他。

「還可以這樣那樣又這樣走。」這次換成比了往南又往東再往北的方向。

「………??????」到底要怎麼走??

「走就對了~」

「咦?」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帶著疑惑的表情跟在魯菲身後走了一段時間,光線開始越來越弱,現在的時間大概是下午5點左右。

「看樣子今天要野宿了,先找過夜的地方?」

魯菲似乎沒什麼意見,我們找了個還算安全的地點升了火,我忍不住提問,「魯菲...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你的部落也在附近嗎?」

魯菲只是靜靜的把撿來的樹枝往火堆裡丟,好一會兒沒答腔。忽明忽暗的火光照著他似乎受了傷的臉以外的沉靜。

「......我沒有部落。」久到讓人以為話題就這樣斷了線,魯菲卻開口了。淡淡的,沒有過多的情緒。

「咦...」我驚訝的望著魯菲,「...對不起...我問了不該問的事情。」

魯菲只是聳了聳肩,表示這沒什麼。
一夜過去整理好裝備後我又試探性的問了一次,「魯菲你打算往哪個方向走?」他實在是隨性到讓我有點擔心…

魯菲用著一臉還沒清醒的表情看了我一下,約半分鐘後他比了比左邊,又比了比下方......正確來說,他比了正左方跟正下方之間......那個方向…不就是我們昨天走過來的方向嗎……

「魯菲...我們往那走好不好?」我指著西邊問。

還坐在地上的魯菲左搖右擺了一下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鬆了一口氣,「我好像...猜的到你為什麼會跑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了...」

就在我這麼說的同時,魯菲動作緩慢的站起身,動作緩慢的將行李提起來,動作緩慢的......往南邊轉了

「!!!?魯菲?」看著開始往南走的魯菲,我緊張的伸出手想抓住他。

魯菲左手往前一揮,將重心不穩的我向前一帶,然後整個人掛在我的背上。

「......嗯,走吧......」

「哇!!!」我錯愕的想回頭看他,卻發現魯菲的頭根本掛在我的肩上…無法轉頭的我只好拖著魯菲很艱難的往前走了一步,「...魯菲...你是不是還沒睡醒...?確定...要這樣走嗎?」

「嗯......」懶懶的低音從肩窩處傳來。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混亂中的我只能呆呆的拖著掛在我身上的魯菲,慢慢的往西前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