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光輝之劍消失的袋子,瓦爾特呆立在廣場好一會兒才回過神。

在不知道到底怎麼把東西搞丟的情況下,他能想到追回東西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占卜師了,他走向旁邊的店舖,向店家打聽這附近最有名的占卜師。

他意外的發現這個城以占卜為業的人竟然不多,但是還是從店家口中打聽到一位口碑還不錯的占卜師-伊締絲,住在市街角落的巷子裡。

從中央廣場一路往西南走去,瓦爾特終於在太陽下山前找到了伊締絲的住處,那是一間普通的民宅,門並沒有打開。

他試著敲了敲門,「請問伊締絲小姐在嗎?」

「來~啦~」門內傳來一個阿婆的聲音。

一位白髮蒼蒼的人類婆婆打開了門,她抬頭看見站在門外的瓦爾特,有些意外的開口,「哎呀,好久沒看到精靈了。請問這位精靈先生有甚麼事呀?」

「我想請妳幫我占卜 請問您收費的標準是?」

「先進來吧。」她微笑著,眼尾的魚尾紋連在一起,看起來很親切。

進了屋內,他稍微張望了一下,房內約為6*6公尺大小的四方型,似乎沒有其他人。

伊締絲領著瓦爾特在桌子旁邊坐下,「要喝茶嗎?我剛好泡了。」

「謝謝」微笑接過杯子,但因心繫那把消失的光輝之劍,他將茶放在桌上後後從包包裡拿出從神殿得到的光輝之劍的畫像遞給伊締絲。

「尋找失物?」婆婆接過畫像坐在瓦爾特的對面,瞇著眼睛仔細看畫像。「嗯...光輝聖者的儀式用劍…」

瓦爾特點了點頭,「除了他目前的下落之外,我還想請妳占卜幾件事。」

「想問的是情一次說出來吧,孩子。」伊締絲微笑回道。

 「它原本是屬於一座神殿的物品,不久前被盜走了,我為了追查他的下落來到這裡,但是就在今天早上,這把劍被人放在我住宿的旅店裡...這把劍似乎被動過手腳,我無法得知是哪裡有問題,我打算先帶著它交回神殿給專家調查,但是就在今天中午我再次檢查行李時,它又消失了。」

瓦爾特顯得有些焦慮,「我想請妳幫我占卜,當初盜走他的人到底有什麼意圖,這把劍後來被動過什麼手腳…還有...又是誰帶走了劍?」

「好,我了解了。」伊締絲將畫像還給瓦特後站起身,「請跟我來。」

她走向客廳另一端,將門上掛著的簾幕掀開。

簾幕內是一個小房間,有一張上面鋪著紫色絨布的桌子,布上有些看起來像花紋又像是文字的刺繡,布的上面則是一顆放在銀色底台上的藍色水晶球。

伊締絲走到桌子的內側,取出另一塊布仔細擦拭了一下水晶球。

「好...」似乎是擦滿意了,她收起布,抬頭微笑。「那麼就開始囉。」

兩人望著水晶球沉默了幾分鐘之後,她收回雙手,抬起頭看著瓦爾特。

「我看我真的是老了。」伊締絲露出一個帶有歉意的微笑,「真對不住,有些事情沒辦法看得很清楚呢...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現在偷走它的人是你認識的人。」

聽到這個回答,瓦爾特有些意外的掙大雙眼,「.......是最近才認識的人嗎?」

「是最近才認識的,更精確的說,是近一週內認識的人。」

瓦爾特皺起眉,說是一週內的話,他就只想的到一起進地下神殿的隊友們了…真的是他們之中的人下手的嗎…?可以的話他實在是很不想相信偷走他東西的人可能就是過去的隊友,但這把劍他非找回來不可…也只能先試試看了。

就在他思索可能偷劍的對象時,伊締絲突然問道,「你記不記得那把劍有沒有甚麼地方有機關?例如刀鞘裡可以藏小東西或是甚麼的。」

瓦爾特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

「如果那把劍有類似這種可以藏東西的機關的話,它裏面藏了一個...某個很大的秘密...或是計畫的一部分。那應該就是一開始偷走它的人的目的。但是占卜沒辦法很精確的知道具體來說究竟是"甚麼東西"。」

她接著說道,「你說這把劍曾經一度歸還到你手上,也許盜賊只是想要裏面的東西,劍對他來說沒有用處。但是第二次的盜賊...我看不出他的目的。他應該不知道劍本身的意義。就是單純的把它拿走......」

聽到這個意外的情報,瓦爾特愣了一會兒,「目前這兩位盜賊的所在位置您可以算的出來嗎?」

「第二位盜賊,你們剛分開不久喔... 是這一兩天...不,應該是早上的事情吧。第一位盜賊的所在地我就不太清楚了...很抱歉。」

「我了解了,謝謝。這樣總共多少錢呢?」

「不用客氣了啦~ 沒有花多少時間的,有幫上忙就好。」婆婆微笑道,緩步走出房間。

「這...但是您還是幫我算出了不少事情呀....請不用客氣。」

「那...陪婆婆喝杯茶吧?」她微笑著把茶杯遞過來。

瓦爾特苦笑了一下,接過茶杯喝了起來,雖然時間緊迫,但他無法拒絕這位親切的老婆婆。

與伊締絲道別後,瓦爾特走向廣場的商店,這個情報有必要與祭司回報一下,他花了240金買了三顆傳訊石,邊往港口移動邊與與祭司聯絡。

祭司大人並沒有責怪瓦爾特把劍弄丟的事,反而擔心的問他是否有被盜賊攻擊,有沒有受傷。

關於劍裡藏的東西...祭司表示他也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情,他可能要往上請示,如果占卜師所言屬實,教團將會加派人追查。

「那這段期間我就先去追回劍,我大概知道該往哪追查,後日再向您報告。」

「好的,請務必小心。願光輝聖者照亮您的道路。」

結束與祭司大人的通訊,望著遠方的港口,瓦爾特加快了腳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