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上官桑、哆

---

根據神殿的情報,盜走遺物的小偷逃往薩格達城,似乎潛入了某座神殿裡面,拿著從神殿得到的介紹信,我決定直接去市政府辦理通行證,早點回旅店休息。

這個位於大陸南邊沙漠中的城市,周邊有為數不少的遺跡,城市裡頭幾乎都是考古學家與接任務的旅行者。

在行經廣場時遇到了騷動,有一個具大的…全身只穿著丁字褲的半獸人男子被衛兵們追捕。

詢問之下得知那個半獸人是逃犯,既然是逃犯自己就沒有坐視不管的理由,雖然花了一點時間,在衛兵的圍剿下逃犯很快的被帶往市政府。

正當我也決定跟上時,一起參加追捕行動的男子詢問了我入城的理由,男子名叫奧斯維德,在走往市政府的路上又結識一位看起來也很和善的青年-百里傲雪。由於兩人也是要辦入地下遺跡的通行證,便決定結伴同行並約好辦完後再集合。

進入市政府後,因為有神殿的介紹信,馬上就有人引導自己往內走,奧斯維德與傲雪則是走往辦理通行證的櫃台排隊,沒想到兩人竟然這麼剛好分配到跟自己要去的遺跡相同。

房間內除了先前認識的兩人外,還有一位長身黑色長髮的俊美精靈男子-魯菲、美麗的半精靈女性-卡亞及看起來十分性格頭上有刺青的矮人-希特。

雖然不是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總之市政府人員似乎把奧斯維德與其他人都當作是我的同伴。

看傲雪似乎也表示同意,我想可能是我對同伴兩個字的定義需要修正,…也許下去遺跡會一道走,也算是同伴吧?

市府人員在不久後又帶了兩個人進來,一位是半精靈的少女-鴉,另一位則是今天早上被追捕的半獸人-鐵牛。

門又再次被打開,這次進來的女人自稱是克菈莉絲,鬥技場的老闆-克雷格的代理人,鐵牛似乎與她認識,兩人經過一番交涉後決定以拿回克雷格的委託物作為代價換取鐵牛的自由。

另外克菈莉絲表示可以提供大家旅行所需的必需品,另外還給了我們四顆通訊石,一顆可使用5分鐘。

她會安排明天早上派兩輛馬車接送我們去遺跡,事情辦完後奧斯維德過來邀約三人一同吃晚餐,在酒吧中他從一名考古學員的女性口中聽到遺跡中的傳聞,有些人進去後出不來是被幽靈給殺死了。

雖說是幽靈,但是那個幽靈會變成人的樣子,而且是與看到的人相同的樣子,一但見過那個人就會消失。

根據自己的印象,這不是幽靈,應該是一種異界生物,但很可惜記不起來是哪種怪物。

---

隔天早上,克菈莉絲很準時的派人過來接送,而且她竟然也要與我們一同下去遺跡。

她快速將我們帶往遺跡深處,一邊向我們解說目前探勘也只進行到其中一個房間就停滯,因為隨著奇妙的風聲,會出現無法看見的東西攻擊人,但她並沒有見過那東西變成人的樣子。

很快的我們就遇到她口中的看不見的敵人,奧斯維德朝著魯菲所告知的方向射出匕首,但是並沒有傷到它,它反而攻擊奧斯維德。

也因為這一擊我大概可以抓到它的位置,我試著以長劍攻擊,確實砍中了那個東西,但接下來的實在是難以形容的體驗。

即使在酒吧聽到考古學員的敘述,自己也有在文獻上看過的印象,但實際真的看到怪物所變化的另一個自己,那種混雜著生存威脅感、厭惡與背脊爬上的毛骨悚然幾乎讓我有些無法反應。

就在這時我想起來了,這個怪物叫飲息者(breathdrinker),根據文獻的記載,這個怪物會變成他所盯上的人類,而他的食物就是那個人類肺部裡的空氣…遺憾的是我並不記得他的弱點是什麼。

很明顯的這隻飲息者所選定的對象就是我,不論隊友怎麼攻擊它,它就是面朝著我用發亮的紅眼死盯著。

隨著飲息者的攻擊,身邊的隊友們陷入麻痺,我第一次實際受到它的攻擊-奪取我肺部裡的空氣。

光是一次就讓我感到十分的不適,極使我內心有點焦慮,但我盡可能的以平靜的表情面對那隻怪物。如果我表現的慌亂只會給隊伍帶來不好的影響,我不確定可以承受幾次這種攻擊,但是我衷心的祈禱這種不愉快的體驗不會發生在隊友們身上。

值得慶幸的是,在鐵牛的奮力一擊下,飲息者被消滅了,但身體不適的狀況並沒有改善。

往前走不遠,地面突然崩落,看著前方的傲雪往下掉落,我反射性的伸出手試著想抓住他,沒想到一個不穩竟然跟著掉下去,我們跌的很深,大約有四層樓的高度,但幸好下面是水池,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由於未跌落的隊友人數較少,傲雪被迫…再度回到我們落水的地點爬回上方,他的表情雖然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卻足以讓我感到內疚…他似乎非常的討厭水,我真的很抱歉讓事情演變成這樣,回去以後還是多鍛鍊一下力量吧…

我們打起精神往通道內邁進,馬上就遇到了岔路,經由卡亞的魔寵發現其中一條岔路有傳來水聲,我試著朝那個方向進行邪惡偵測發現了些微的紅光。

在大家的一致同意下,我們先是往魔寵沒走過的方向前進,不確定兩邊是否有連結到同一間房間,我們進入了一個非長寬廣,裡頭有很大水池的空間,邪惡偵測後整片水面都透著紅光。

即使知道下面有著邪惡生物,鐵牛還是非常英勇的進入水中偵查,卡亞非常好心的綁了一條繩子在他的腰間,並把繩子的另一頭交給一樣力量很大的希特。

下去沒多久後,鐵牛突然飛也似的奔逃回岸上,還來不及說他到底看見了什麼,水面便浮現一位頭髮極長的女子,雖然我們無法看到她的臉,但很明顯的她絕對不是人類。

隨著她的出現,湖中突然伸出兩隻觸手分別纏住我跟鐵牛的腿,鐵牛才一切斷纏上他腳的那條觸手,就馬上又伸出另一條纏住他,我還沒來的及掙扎又馬上被第二隻觸手纏住脖子,在希特與克菈莉絲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才逃離。

這次湖裡的怪物纏住拉克莉絲,從牠浮上水面的頭我認出了這種怪物,只要一離開水牠就幾乎沒有危險性,我對著鐵牛與希特大喊,兩人迅速的抓住怪物的觸手用力一拉…我彷彿聽那隻怪物的哀號,牠被迫以極為恐怖的速度往岸邊突擊…

就在此時克菈莉絲也掙脫另一隻怪物的觸手,那個女人卻突然間出現在離我們相當近距離的地方,她伸起兩隻手一招,後方突然出現早上我們所碰過的飲息者...情勢相當不妙,在卡亞的帶領下,我們選擇先逃離這裡。

這次我們進入的是一個挑高約4層樓高度,看起來像神殿的房間,最裡頭有一個約3公尺高,我沒有見過的神像,他胸前的鎧甲上有克菈蒂絲最初畫給我們看的裝置圖樣,腳前的祭壇也有同樣的圖形,但不同的是祭壇上方寶珠的位置是空的。

克菈莉絲想試著把寶珠放上去,但看著神像兩旁共十個的鎧甲,鐵牛決定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先制止她,鐵牛覺得應該要一次把所有寶珠放上比較安全。

大家在搜索這個房間時,我也一邊在看,這裡有許多劍,但都不是我在尋找的光輝之劍,途中也沒有遇到其他的人類,難道說那個情報是個幌子?

正當我在思索時,鐵牛試著爬上約三樓高度的那扇門,卻因藤蔓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摔落,他拿起石子用力的對著門投去,才沒投幾顆門打開了…

開門的奧斯維德很不幸的被鐵牛投擲的石頭命中…鮮血不斷從他的臉龐滑落,所有人都相當尷尬的看著鐵牛與奧斯維德,奧斯維德忍著怒氣打算先爬下來,可能因為上方的戰鬥也相當辛苦,他有點使不上力的滑落,幸好鐵牛很快速的衝過去當他的緩衝墊,才沒釀成更大的悲劇…

奧斯維德的狀況比我想像中還糟,我決定先幫他治療,魯菲與傲雪拿出在樓上發現的寶珠,大夥在討論後決定先派卡亞的魔寵去被鴉打開的二樓的門尋找逃脫路線,另外…鐵牛的腰又被綁上了繩子,似乎大家一致推派他去裝那些寶石。

寶石裝上後開始各自發光,接著中央的龍頭上出現了克雷格所委託的物品-水晶球,鐵牛要伸手去拿時,我突然覺得很不對勁,我有預感如果那個水晶球拿起來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但是又不能不拿這次的任務物品,大夥決定先將兩旁的盔甲破壞,正當希特一擊砍斷神像右手持的釘頭鎚時,那個女人出現在他的後方,一手搭上他的肩。

明明應該被我們擋在門後卻憑空出現在這裡,傲雪當機立斷一把抓住水晶球後往預定逃脫路線奔去,神殿開始搖晃像是要崩塌了一般,所有人馬上緊跟在後。那個女人似乎在喊些什麼,但我們都聽不見,我們所見到的最後景象就是站起身的神像與走在神像肩上的女子…

大家連夜逃回城內,隔天早上醒來時,我的房內放了一個包裹,裡面裝的竟然就是我在尋找的光輝之劍,它看起來似乎被動過手腳…我決定還是先把劍帶回去讓專家調查,小心的把劍裝入麻布袋內,拿起行李我與隊友會合前往市政府。

這次出現的不是克菈莉絲而是自稱為克雷格好友的代理人,傲雪交出水晶球後他很爽快的發放了任務金,與奧斯維德及傲雪回到市集後,我問好了去港口搭船的方法,在我與他們道別後,在去搭馬車前我想再確認一次那把劍,沒想到…它連著麻布袋一起消失了。

難以言喻的疲勞感瞬間湧了上來…

看樣子這次得找個厲害的占卜師…就算要把報酬金都花完也一定要追回光輝之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