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BARZ

-席恩視點-


被深夜中的敲門聲吵醒真是有點火大,要不是對方是捧著萊斯特城可能會毀滅的緊急任務上門求救的話,可能會先賞個一拳再說吧。

搖醒弟弟戴上眼鏡快速的整裝完後,我們坐上了一部加長型的轎車,裡頭坐著幾位人士,其中一位是上次一起出過任務的羅莎小姐,一位戴著面具的女性-卡亞,跟一位沉默的男性-貝羅德。打過招呼後前方的司機,也就是剛剛來敲門的那位布克先生大致講述了一下這次的任務。

半年前失蹤在百慕達三角洲的幾架貨機,在半個小時前突然被萊斯特機場的塔台偵測到,但是不論塔台怎麼呼叫貨機都沒有回應。沒過多久兩架貨機相連墜在萊斯特機場裡,機艙內跑出了一些血淋淋的人,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那些收容跑出來的人的區域很快的就沒有了回應。

他們開始發現事情不太對勁,在聖騎士修會派出的人員指揮下,布克在城中用最快的速度搜尋我們這些冒險者,還有一位隸屬梵諦岡的驅魔師-法爾.伯尼先生,希望我們能進入機場中的封索區域裡調查這件事。

在布克解釋的途中,席格突然大喊『快停車!!』, 在布克迅速的反應下我們閃過了一隻紅色的生物停了下來。一下車我們就看了那隻奇妙的生物,身上有著蟹殼與蟻身,根據我已前曾經看過的文獻,那種生物-錫爾 族應該已經滅絕,是傳說中惡魔的後裔,該生物原本有四隻手,但目前看起來只剩下兩隻臉上還留有血,看起來像是突破了軍方的包圍逃了出來。

那隻生物扯開了身 旁一輛轎車的車門,抓出了一名男子後撕劣了他的胸口,看到這個動作我突然想起了這個種族是靠著把卵產入生物中來繁殖,一種厭惡的感覺湧了上來,席格跟貝羅 德拿出了狙擊槍對著那隻像是工蟻階級的錫爾族開槍,打死後我立刻上前查看了那名倒楣的男子,看樣子他還沒被產卵,緊急治療過後我們請布克先生進行處理善 後,我們則先行進入不遠處的機場。

靠著伯尼身份證明 的徽章,我們順利的進入機場,裡頭目前的領導者是一位叫索尼的靈能力者。索尼告訴我們第三架貨機可能在半小時後墜落,目前墜落地點不明,種種跡象顯示這次 的事件與一間名叫潘席爾的基因改造公司有關係,但該公司行駛緘默權不作任何回應。他希望我們能去飛機上找相關的證據,反正報酬相當不錯,加上裡頭似乎只剩 下13隻的怪物,時間危急一行人並沒有考慮太久就接受了這次的任務,由伯尼帶著能與索尼連絡的對講機,在找到相關消息時再向他回報,至於第三號貨機的墜落預估地點將在20分鐘後能確定,藉時索尼會通知我們。

在一番考慮後我們決定先去搜尋一號機,走至最靠近一號機的出入口後,伯尼發現機場內有大量邪惡生物移動過而留下了許多的殘光,這讓他無法立刻清楚分辨哪裡有錫爾族。時間緊迫,我們只好排好隊型由貝羅德解開雙層玻璃門的機關後安靜的進入。

一陣刺鼻的血腥味襲來。

黑暗不佳的視線,滿地的屍體與仍在啟動中的輸送帶,這個場景簡直像是恐怖小說中才會出現的那種畫面。

就在伯尼打算進入工作人員的櫃台後去開專用門時,櫃台後跳出一隻奇怪的狗撲向伯尼。伯尼敏捷的閃過撲咬後定身一看,那是一隻有著像錫爾族頭卻有著狗的身體的生物,伯尼直接用手中的槍幹掉了那隻狗。

這個區域有著大量 的屍體,大部份是女性,有一些是男性,席格發現一些痕跡顯示一些屍體被拖上輸送帶後運離,我跟卡亞小姐仔細查看了一下後推論也許女性較無法產出正常的錫爾 族,而是會生出剛剛那種異類,而男性的屍體有較高的機率,所以他們才將男性的屍體運走,這表示剛剛索尼所認為的,停止身體機能後就無法孵化的推論是錯誤 的。

伯尼似乎已經適應了現在這個環境,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哪裡有錫爾族,前方至第一架飛機的出口處似乎沒有躲著任何的錫爾族,我們全速前進後進入還不斷冒出濃煙的機艙內查看。

席格雖然被嗆到,仍找到裡頭有著幾個印著潘席爾公司標誌的冰凍櫃,看樣子也許潘席爾公司在百慕達三角洲那找到了錫爾族的細胞後將之活性化再製造出這種已經滅絕的遠古生物。

席格發現機頭裡竟然只有一個駕駛座上有人,他覺得這名男子應該是副駕,從屍體上看來似乎是虛弱而死,胸口殘留有一些蛋殼,但是那種蛋殼跟之前我們所看過的不太一樣,上面有一些刺,我拿了一些帶走。那麼正駕駛到底跑哪去了呢?

向索尼報告過這件事後,索尼表示這個證據可能還不太足夠,正駕駛聽說是一名叫簡定恩的東方人,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15分鐘,伯尼找了一個拖板掛上運貨車後,由我駕車直接行向遠方的第二架飛機。

在中途席格與貝羅德和卡亞小姐突然發現了錫爾族的身影,機場二樓裡頭站著一排排宛如軍隊般整齊,手上拿著原始武器的錫爾族,還看了比較大隻強壯的身影,我想起剛剛機艙內那名倒楣的副駕,也許那種蛋生出來的就是這種比較大型的吧?果然男性比較容易孵出強壯的錫爾族嗎?

在我還在思考之際,後頭突然發出驚呼,那群當中有拿著弓的錫爾族打算攻擊我們!不得已下我打了個90度的轉彎將油門踩到底,幸好大家都沒有被甩出去,車子一駛離大量的箭雨就落在我們原先的位置上,想到弟弟就在後座真是令人捏了把冷汗。

觀察了一下後發現 那群傢伙似乎沒有繼續攻擊的意思,第二飛機離我們已經不遠,伯尼突然發現怎麼透過對講機呼叫都沒有回應。此時銀雪突然飛了過來,牠身上有一輕微的擦傷,看 了一下後似乎是被不鏽鋼擦過的傷痕,席格擔心的用法術與銀雪溝通,銀雪表示機場內死了很多人,而且是用跟席格常用的那種武器殺的,就在我們驚訝之際銀雪在 席格的詢問下道出了更驚人的事,殺人的傢伙竟然就是索尼,他已經離開了原本的作戰室。

我突然想起了文獻上有記載,錫爾族並不是什麼擁有高度智慧的種族,他們需要一個很強的靈能力者來發號施令,…我怎麼會現在才想到這件事,這下用膝蓋想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在完全無法與外界聯繫的狀況下,我們只能請最擅長無聲移動的貝羅德去查看第二架飛機,貝羅德回來後明顯臉色很差,他說裡頭吊著至少50具以上的男性屍體,而且身上都有卵。

在我們爭論該先逃 出這個機場還是想辦法毀掉這架飛機時,機場內擁出了大量錫爾族,我們只能快速的逃往機場邊緣想辦法割開鐵網找出一條生路。索尼帶領著錫爾族移到第二架飛機 旁,抬起那架飛機不知道是在裝輪還是在幹什麼,那駕飛機原本就不是墜毀只是機身著地,加了油的話說不定還能起飛。

只要打死索尼也許 就能讓錫爾族潰散,遠程攻擊能力最佳的席格跟貝羅德用狙擊槍瞄準後開始攻擊索尼,發現我們打算逃出這機場的索尼立刻讓那些小隊朝我們逼進,在席格與貝羅德 的射擊下索尼從飛機上掉落至地面,淹沒在錫爾族的人海小隊中,但他們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仍是朝著我們衝來。

天空突然佈滿雷雲,隱約可見有某隻大型的遠古生物在裡頭,看起來像是有翅甲蟲又像蠍子,旁邊似乎有幾架軍機在跟牠纏鬥中。

第一小隊幾秒內會抵達我們所在的位置。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我們幾乎沒得選擇,藉著地利之便放了糾纏術後,由貝羅德跟伯尼努力切開鐵網,最具戰鬥能力的羅莎負責擊殺衝過來的敵人,席格則繼續尋找、狙擊索尼,能打能補的卡亞小姐則在我們後方進行支援。

這裡的草比我想像 的還會纏,那些低智能的小兵幾乎沒機會走出糾纏術的範圍就被羅莎小姐輕易的解決掉,席格努力的在人海中找出索尼狙擊他。在卡亞的幫忙下順利的切通了活路, 突然間臉側傳來輕微的刺痛感,轉頭後發現是席格的狙擊槍卡彈了,子彈彈出後擦傷了臉頰,看他示歉的樣子我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回過頭確發現那些比較大隻的錫 爾族,竟然想出了把被纏住的小兵當橋的方法朝我們跳過來的方法。

在幾次失敗的跳躍後,終於有一隻突破了我們的封鎖,忍不住快掬一把同情淚,要用大概只有三顆腦細胞的低智能想出這種方法真是辛苦他們了。拆完網的小貝也加入狙擊移動到塔台上的索尼的行動,在兩位狙擊手的攻擊下索尼很快又傷痕累累。

天空上那隻大型的女王蟲終於飛了下來,打算抓起飛機離開。清完槍管的席格趕緊瞄準索尼,我們只聽見一聲在消音器下發出的短音,原本手舞足蹈的索尼頭部突然消失,整個身體癱軟落地,同時失去統領的錫爾族停頓了下了,接著開始狂亂的攻擊彼此。

幹的好,不愧是我弟弟。

唯一突破封鎖的那隻直接被羅莎小姐用小刀切成兩半。嗯,雖然我早就知道羅莎小姐的戰鬥能力很驚人…

伯尼先生調到的軍用頻道突然傳來了一些聽不懂的話,經由退役軍人羅莎小姐的翻譯我們知道不久後這個萊斯特機場,將會被軍方整個炸毀。互看一眼後大家開始拔腿狂奔,在某個奇怪的聲音發出的同時羅莎小姐突然大喊『臥倒!』。沒有任何人發出疑問,全員剛趴臥下背上突然感到一陣熱浪掃過,同時後方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結束了這次驚險萬分的任務。




-後日談-

幾天後我接到了羅莎小姐打來的電話,她邀請我跟席格去參加一個聚會,靠著變顏術我弄出了記憶中索尼的臉,羅莎小姐過去的同事知道這號人物。他表示索尼這傢伙是個恐怖份子,一名不擇手段的寶物獵人,犯下了許多案子。

當初索尼似乎將一些被產卵的屍體指派卡車運走,她與貝羅德調了高速公路上的監視器試圖追查,在其中一些有發現那些卡車的身影,但看了一個下午還是無法確定卡車往哪去了。我們通知了伯尼靠著他的職權調帶查看,發現了那些卡車是往港口的方向去了。

席格就記者的身份試著去追查失蹤的正駕駛-簡定恩,卻發現半年前貨機失蹤的新聞不知道是被誰掩蓋掉查不到了,從潘席爾那下手也打探不到什麼,卡亞小姐曾試著占卜簡定恩的死活,他似乎還活著。我稍微打聽了一下,發現那些進入潘席爾的同學或前後輩們也都無法聯絡上。

卡亞小姐跟我找到了一個原先是邪教,後來被血神教抄掉後靠著占卜為生的傢伙,從他口中我們得知潘席爾基因改造公司在之前股票被一群靈能力者收購,索尼似乎是跟他們鬧翻了。

關於百慕達三角洲,這個地方頻傳失蹤,幾乎可以確定是個大型界域傳送的大門,有傳聞潘席爾的背後應該是有個很大的勢力,那個勢力或許根本不存在這個界域,不過這些都只是傳聞。

最後我們查到被送至港口的三個印有潘席爾標示的貨櫃,目前已經被裝船送離,它的目的地是-百慕達三角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