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BARZ

最近真是一點有趣的事情也沒有。

離開白玫瑰城後,本來以為外面的世界遇到有趣事情的機率會高一點,才決定不回去考爾比在外面旅行看看。

沒想到一連幾個月在外的旅行都沒聽到什麼有趣的傳聞,走進聖泉鎮後看到建築老舊破爛的模樣,更是讓人喪失興致。


這個城鎮中間被一條溫泉劃開,房子沿河而築,溫泉的最上游看起來像是瀑布,整個城鎮呈現階梯狀。

原本應該是旅行者應該會聚集最多的地方,房子看起來都這麼破舊,我看還是翻過山頭離開這裡,去繁榮一點的城鎮接任務好了。

走進廣場旁的一間酒館,店內的客人少的可憐,點了一杯三銅的酒,撐著下巴懶洋洋的開口,「酒保,這裡有什麼有趣的傳聞嗎?」

「傳聞呀...聽說一百年前我們聖泉鎮的泉水有治療作用,不過那也是我出生之前的事了。現在這個城沒落成這樣,等我存夠錢我就要離開這裡。」

 啊…真是無趣,「我想翻過山頭去別的城,怎麼走會最快?」

「你可以走城內的橋,或是古道,不過我勸你還是在城內待一晚吧。你說你要翻過這座山?那裡最近很不平靜,一直有獸人來襲擊。」

 獸人嗎?看樣子上面比這裡趣多了,總之先往上方移動好了,在天黑之前應該可以抵達第二層。

這時,跟在我身後進酒館的冒險者開口了,「請問…你剛剛說最好先住一夜,哪裡有旅館呢?」她看起來應該比上次的隊友們年長一些,手上拿著一根木杖,看起來像是法系職業。

「廣場旁有一些旅店,不過第二層的旅店比較好一些。」

那就沒什麼好猶豫的了,這層的旅店簡直破爛的讓我連踏都不想踏進去,放下三枚銅幣,我決定直接前往第二層。

經過廣場旁的武器店時,我看見一隻女半獸人抱著腿坐在武器店門口旁,店主一邊工作,一邊不時的瞄向她。這是什麼奇異的景象?

抵達第二層時天色已經有些昏暗,首先看到的是市集,實在是對這裡的市集不報什麼期望,還是直接找今晚的棲身處吧。

巡視了一下四周,剛好發現了一間外觀看起來勉強合格的旅店,坐在櫃台的年輕小伙子還在看書,完全沒有注意到有客人上門,喂喂…房間裡該不會爬滿蜘蛛網跟灰塵吧?

正當我想用力的敲櫃台讓那小子回神時,一路跟著我上來的那位女冒險者很有禮貌的開口,「請問,這裡有空房間嗎?我想要一間單人房。」

此時,從外頭又走進了另一位男性旅行者,從他的裝備看來應該也是法系職業。

「…嗯?你們是冒險家嗎!!!?」櫃台小弟興奮的發問,不知道是多久沒看到冒險家來的樣子。

不打算回答這個小鬼頭,走了一天我現在只想快點休息,明天最好能抵達最上層,「我要一間單人房。」

「兩位的目的是要翻過這座山嗎?」最後走進來的男子突然開口。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我站往一邊,聽著女冒險者與男子的對答,大家各自自我介紹了一下,女冒險者-蘇菲亞是位正在修行中的牧師,男子-攸林.羯影是位術士,正在尋找沒有法師的法師塔,而且還非常正經的對著信仰森林女神的牧師表示他雖然不相信任何神,但是對牧師的能力給與正面的評價。

這傢伙也太有趣。

他們很快敲定明天早上八點出發往上層,反正我的目的也是上層,我點點頭表示同意。一旁的櫃台小弟不斷的發出興奮的自言自語,真想一拳把他打暈不過還沒拿到房間鑰匙,只好再忍耐一下。

在我忍不住出手之前終於拿到了房間的鑰匙,打開房門,沒想到這間房間正對著市集,迎面傳來陣陣的臭味,那個小鬼是要我在這種環境下睡覺…?

很好,非常好,一掌拍上櫃台,這脆弱的木製櫃台馬上出現裂縫,「我要換房間!!」大概是感受到我的不滿,小弟二話不說拿出另一把鑰匙遞過來,看在你還算機靈的份上就放過你好了。

這次的房間總算像樣了一點,我實在是受夠了這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召喚出魔寵稍微幫牠梳理了一下羽毛後,連裝備都懶得脫就倒上床。希望到最上層後能有有趣的事情在等著我…

……

…………

「夏佐先生!夏佐先生!!快起來!樓下有獸人在攻擊!!!」

…這個聲音應該是蘇菲亞的吧?

「…嗯?」

緩慢的坐起身,一旁的蘇菲亞霹靂啪啦的指著門外說了一串,雖然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慌張什麼,總之我抽出刀跟著她走往門外。

樓梯上有兩隻獸人,一隻右肩中了箭倒在地上,一隻正試著想撥開他爬上來。總之,蘇菲亞的意思應該是要解決他們吧?我走了過去,兩隻獸人朝我攻擊,雖然他們沒打到不過我也揮空了,真是煩人的蒼蠅…現在才幾點?

可愛的魔寵很快的幫我解決掉已經受傷的那隻,再來只要解決掉這個站著的傢伙就好了吧?

在我揮刀前突然間我眼前的獸人瞬間消失,一位跟我差不多高的女半獸人衝了進來,一把抱住我閃進門後關上,她看起來有點眼熟…好像是今天下午武器店前面坐著的那個,不管怎麼說獸人已經消失了,我可以回去睡了嗎?

雖然說不是在靠這張臉吃飯,不過人與人見面時第一眼都是看外表,要保持良好的外型是需要很大的努力的,如果不是為了任務,縮減睡眠時間非常的不划算。

「外面有一群獸人正要包圍我們!!」女半獸人說道。

「………外面有多少獸人?」

「我所能看的到的大概4.50個以上。」站在窗口的攸林回答。

4.50個?這個數量有點怪,獸人應該不是有組織性的生物呀。我揚了揚眉,所以我們現在需要的應該是逃亡路線?

對魔寵下了指示往反方向飛去探路,我才發現窗外正下著大雨,不虧是我的魔寵,在這種大雨下其實不應該讓牠飛出去的,不過現在情況危急,只事件結束後再犒賞牠好了。

另一頭的小徑上似乎沒有獸人,正當我們打算撤退時,外頭突然傳來了巨吼聲。透過魔寵的眼睛,我看到了發出聲音的傢伙…哇喔…是巨魔耶。這個破爛的城鎮有什麼好東西嗎?同時出現4.50隻獸人已經很不尋常,竟然連巨魔也是同伙?

正當一行人打算撤退時,外頭傳來了打鬥的聲音,攸林觀望了一下,與獸人們作戰的似乎是正規軍,不久後一位雙手拿斧頭的男子打開了旅店的門。

他的目光掃視了所有人後開口,「冒險者?我是這個城的領主叫黑馬洛,外頭都是獸人,雖然我帶了士兵來作戰,不過可以的話就請各位幫忙一起解決外面那群傢伙,報酬的話之後再談,我們先解決巨魔好了。」領主命令手下把巨魔引過來,蘇菲亞與攸林從二樓攻擊。

非常棒的提議,雖然不知道這個破爛城鎮能付的出多少錢,能拿的就拿吧。

此時人群中有一個個頭嬌小卻拿著巨鐮的少女朝這頭奔過來,這畫面看起來有點眼熟,我想這個世界上除了米菈外大概不會出現第二個背著大提琴拿著巨鐮跑的女性,沒想到竟然能在這種地方遇到認識的人。

攸林與蘇菲亞朝著店內跑去,此時我的貓頭鷹卻告訴我,我們的原本的預定逃亡路線上,有另一隻巨魔正朝著我們而來。

「…我想我們應該先解決後面來的那隻巨魔。」

正當我打算走轉身進店內叫住蘇菲亞與攸林時,兩隻巨魔突然間停止了動作,牠們同時抬頭看向天空,不久後廣場上那隻像是發瘋似的完全無視眼前的士兵朝我們衝過來,旅店後方的巨魔則是瘋狂的敲打的牆壁,看樣子不用我通知他們了…

黑馬洛朝著店內衝了進去,艾瑪則是朝著廣場上那隻飛奔,喂喂…現在是打算兵分兩路?我看牆也沒那麼快被打壞,還是先留在前面好了。

出乎我意料的,還沒來的及出手,廣場上那隻巨魔就倒地了……….這時候另一隻巨魔已經敲破了一些牆,不過還進不來,我走回旅店內決定有耐心一點等牠敲破牆壁。

正當我無聊的出神時,樓上突然傳來了碰!一聲。

這次又是什麼?

在聲響傳來不久後,米菈突然從外頭衝了進來跳上櫃台。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嗎?妳的手怎麼這樣?」

後頭的蘇菲亞開口發問,不過米菈只是大叫,「外面有個變態-!!!

米菈…他是有變態到妳連種族什麼的都不想形容嗎?

等了一段時間,巨魔終於敲破了牆,他拿起碎片似乎打算朝我們丟過來,結果拋的太高就這樣插進天花板。我不得不感嘆巨魔的腦袋構造,所有人都無言的看著這一幕。

隨後,米菈抄起巨鐮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巨魔衝了過去,然後優雅的落在那個幾秒前還被稱為巨魔的物體的後方。

非常完美的一擊,看著噴滿地的鮮血與傳來的陣陣惡臭,我忍不住在心中歎了一口氣。

一行人唯一留在外頭的艾瑪走了進來,據她所說,黑馬洛帶來的士兵們正在自相殘殺,蘇菲亞很快的讓他們安定心神後,黑馬洛找到了那個正在隱形中大家判斷是食人魔巫師的位置。

我朝著他的腳下放了油膩術,結果這個白痴就這樣倒了下去顯形了…

再來我實在是不想形容了,完全是單方面的虐殺,攸林超強力的魔法飛彈先是給了還倒在地上的食人魔巫師一個超熱情的招呼,接著黑馬洛帶有鎖鍊的斧頭精準的刺進食人魔巫師的頭,他帶著愉快的表情猛力一拉把斧頭收了回來。

食人魔巫師噴出來的東西可精彩了,那場面還真是令人難忘,總之短期內我應該不想吃粥類的食物。

在領主的帶領下,我們往最上層的領主官邸移動,總算可以好好睡一覺了。再次醒來時已經是用午膳的時間,正當我在麵包上塗果醬時,黑馬洛突然倒了下去。

我疑惑的回過頭,看見蘇菲亞正在診斷中,她施了法術看了看黑馬洛後,抬頭看向桌上的東西。

喂…不要告訴我這裡的食物有問題。

正當我這麼想的同時,蘇菲亞大喊,「這裡的水有問題!!」

哇喔………

瞄了一眼倒在地上吐黑水的黑馬洛,這意思是不久之後我也可能會跟他一樣嗎?正當我望著黑馬洛發呆時,地面突然傳來一陣搖晃,外頭發出巨響。

我們往外走去,原本應該駐守在外的士兵們全都不見了,女神像群中最中間那尊裂了開來,從裡頭噴出了大量的黑水。除了士兵們虛弱的聲音外,地牢裡傳來大叫。原來是昨天黑馬洛下令綁回來的獸人活口,他似乎很激動的一直在說些什麼,城內的人都倒下了,唯一有可能告訴我們情報的就是這傢伙了。

根據艾瑪的翻譯,這傢伙非常的希望我們能放他出去,因為可怕的東西就要來了。他不知道那個可怕的東西是什麼,只知道是那位食人魔巫師口中的強力後盾,有時會有同伴消失,可能跟抓回來的人類一樣,都進了那個後盾的肚子。

在蘇菲亞的漂亮的說服與艾瑪的堅持之下,我在獸人的腰上綁上繩子,另一端則纏住我的右手,很有禮貌的請獸人帶我們去口中所說的BOSS講的強力後盾那。

獸人帶著我們跑到第一層,但他所指的入口現在不斷的湧出黑水,雖然可以涉水進入,不過這水具有腐蝕性,實在不是上策。

我拉了拉手中的繩子隨口發問,「喂,你知道其他去找那個後盾的路嗎?」

「我知道。」

在蘇菲亞誠實之域的作用下,獸人完全無法說謊,這法術真是太有用了,我不禁讚嘆。

這次我們從外側繞路,途中攸林表示他感到身體有點怪怪的,隨後艾瑪也表示身體有問題,午餐差點沒把餐廳內的所有肉類打包帶走,在我看來她還相當的生龍活虎呀...

蘇菲亞幫他們診斷後發現與黑馬洛的症狀很像,找不到解決策的蘇菲亞最後決定試著讓兩人喝下聖水,沒想到竟然有作用,這黑水到底是什麼東西?

眾人繼續往上,攸林的魔寵回報在離城不遠處發現了執政官所說的泉水源頭,那名獸人也把我們帶往該處,印入眼簾的是一個已經廢棄已久的神殿,泉水旁有勝利女神與12頭龍作戰的雕像,其中的7顆頭已被砍下。

泉水流入地下入口極小,剛剛在第一層才被水腐蝕過的一行人根本沒有心情去探究這裡的水到底有沒有問題,也沒有人想試著去碰碰看。

大家望著洞口討論了一會兒,攸林決定讓他的獵鷹下去探探情況,獵鷹的體型比貓頭鷹還小,在他精密的指示下順利的飛入洞裡,裡頭似乎有一個很大的空間。

魔寵才下去不久,攸林的身子突然晃了一下…他的表情非常的難看,不用開口大家都猜想的到發生了什麼事。

「喂,你還有沒有什麼情報沒告訴我們?」望向站在一旁一直努力想讓我們放走他的獸人,我冷冷的開口。

「其實我非常清楚去找後盾的路。」

 …恭喜你。

蘇菲亞承諾他只要他帶我們到BOSS的房間,我們就放他走,獸人眼見沒有其他的選擇,也只好認命的帶路。

那是一間非常詭異的房間,中央竟然有一口井,這裡的水根本就不能喝,井的用處到底是什麼…?

蘇菲亞與攸林往書櫃走去,打算調查看看食人妖巫師所說的強力後盾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說真的是傳說中的12頭龍嗎?

獸人似乎極度不想待在這個房間不斷請我們放走他,看樣子他也真的不知道後面的路了,正當我思考著要不要解開繩子的時候,從井裡冷不防的伸出一顆頭一口狠狠咬住獸人把他往井內拖。

反正那隻獸人的死活不關我的事,但是你不能慢個一兩秒嗎?繩子的另一端還纏在我的手上!!

在我即將跟著被拖入井裡的那一剎那,突然感受到一股反方向的作用力讓我停在井口,卡在井中的獸人一邊慘叫一邊求救,我所能做的只有露出燦爛的笑容跟他道別,然後馬上抽出短劍砍斷繫在右手上的繩子,掰掰啦~獸人,我會感謝你的犧牲的。

正當我回過頭要向米菈道謝時,地面突然開始以井為中心崩塌,大家立刻朝著進來的入口奔逃,地面裂到門外後就停了下來,直到跑到洞口我才聽見艾瑪那句「啊蘇菲亞。」

…………也就是說,戰鬥中非常重要的牧師掉下去了?

底下雖然很暗,靠著攸林跟艾瑪很快的找到了蘇菲亞的所在地,幸好她還沒變成多頭龍的點心,跟大伙商討一下後,我們很快的擬定了救援計劃。先由我在反方向施放幻音術,接著拋出繩子讓蘇菲亞拉住,再由米菈跟艾瑪幫忙一起把她拉上來。

攸林用傳訊術告訴蘇菲亞後,幻音術才一施放那頭奇美拉不知道是餓了多久,五顆頭同時轉向聲音的來源瘋狂尋找牠的午餐,繩子落在蘇菲亞附近但她抓不太住。

雖然我很不想讓魔寵下去冒這種危險,但是為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戰鬥,牧師的補血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只好讓牠無聲的潛行下去將繩子放到蘇菲亞手上。




等蘇菲亞抓牢後,三人用力一拉,可能是聽到蘇菲亞衝出水面的聲音,五顆頭全轉了過來,看著午餐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不知道這隻多頭龍的感想是什麼。

艾瑪往蘇菲亞的可能掉落地衝了過去,為了避免發生一堆人撞在一起的蠢事,我就不過去湊熱鬧了。

呆愣了幾秒後看見午餐跑了的龐然大物果然開始發飆朝著我們追來。

被一隻噸位這麼大的怪物追實在是非常難得的經驗,不過只能逃跑實在是太不有趣的了,在經過一群樹下時,我偷偷繞往右方與大家分開,再靠著蛛行靴跳到多頭龍的背上,顯然米菈跟我的想法一樣,她的降落點跟我差不多。 

但比較不幸的是多頭龍的其中一隻頭正盯著她

反正都已經被發現了,除了攻擊也沒第二條路,我與米菈奮力的各砍下一顆頭後,剩下的三顆頭竟然同時轉過來咬向米菈,我只能眼睜睜的看她滾落下去,幸好蘇菲亞很快的趕去救援,沒想到此時被米菈砍下的那顆頭竟然再 生 了,而且還變成兩顆…

奇妙的是我砍的下的那個斷面卻遲遲沒有再生,根據蘇菲亞與攸林的推斷,應該是因為魔法武器的關係,攸林很快的對米菈與艾瑪的武器施放魔化武器,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砍頭遊戲,中間還發生了趕來幫忙的黑馬洛投斧打中自己的慘劇。

我以為這已經是最悲慘的了,沒想到更精彩的還在後頭,在我砍下最後一顆頭時,黑馬洛手上的斧頭還陷在多頭龍的腳上,黑馬洛原本是打算靠武器上的鍊條綁住龍腳,沒想到他站的位置正是多頭龍倒的方向,誰都來不及救他就只能眼睜睜看著我們的任務獎勵金跟著多頭龍一路往下滾到出河口…

這真是…太哀傷了…...

眾人不是很抱希望的走往河口,沒想到黑馬洛竟然毫髮無傷的從屍體旁邊站了起來!就在大家震驚的同時,米菈走近多頭龍的屍體試著想把牠拖上岸領賞,艾瑪則是非常愉快的切下多頭龍的肉想充當糧食…

再一次體認到我真的…不太了解女人……

總之聖泉恢復了療效,我們也拿到了聖泉使用狀一張跟通行證,看著這個不知道能幹什麼的紙跟一旁正在討價還價中的米菈,我決定先跟著米菈一陣子,看有沒更快的賺錢方法。

在那之前,先找個漂亮的瓶子寄個泉水給愛帝萊德當紀念品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