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惡魔的出現事關重大,我被主教之一傳喚詢問詳細的情形。

待回答完主教的提問後,我終於能提出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疑問。

「主教大人,事實上在這次的任務裡我見到世界樹…顯然跟教團內部所說的世界觀完全違背…」 


「孩子,世界的構成這種事情不是人類所能理解的。」

「……所以才編出那樣的謊言?」我皺著眉有些不滿的開口,我想要的…不是這種含糊的答案。

「普萊恩的教義是普萊恩大神教導我們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神的創世之謎。對於人類所無法理解的世界真理來說,謊言跟真實也只不過是取決於你相信何物而已。我們的目的是宣揚和執行普萊恩大神的旨意,而不是去質疑祂。」

「………」

主教這番回答沒能讓我認同,我感到有些憤怒。

「主教大人…您的意思是,要一個聖騎士矇上雙眼忽略他所看到的真相,只是盡責的成為神的劍與盾嗎?」

身為一名聖騎士,要遵守的教條是相當嚴苛的,一但偏離正道就會失去資格,不管是行為或是心靈上。

一直以來,我相信這個強而有力的戒律,就是我所追求的東西。能得到神的呼喚,為善良和正義而戰讓我感到相當的榮幸,甚至願意離開我的部族,違背精靈與生俱來追求自由的天性。如今卻讓我發現騎士團所守護的東西,竟然是一個用謊言建構出來的世界…

謊言一向都不會是單數,必竟撒下一個謊就得用更多的謊來掩飾它。教廷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欺騙別人的這項行為,我無法接受。

「不…我的意思只是,用人類雙眼的所見,去定義何謂"真實"是很傲慢的…」

「就算如此,我也不認為編造一個世界觀是正確的行為…」

善意的謊言也是謊言,不能因為所帶的目的不同就能被原諒。如果這種行為可以被原諒,那去殺害殺父仇人的罪犯是不是也可以被原諒?教廷明定了律法,為求的是秩序,秩序的根源不應該歪斜。

 場面有些僵,正常情況下,我根本不該,也不會用這種語氣對主教大人說話,但現在我完全無法接受主教大人所說的話。

「………瓦爾特閣下,人,惡魔,龍,神,世界在其眼中的面貌都是不一樣的………如果你對自己所見的如此堅信,信其甚至超越了對於普萊恩的信仰………那麼,我想您是不是該好好休個假呢…?」

果然…是這種結果嗎?聽到主教大人這麼回答,我靜靜的閉上了眼。原本,我以為會在這裡待上一段很長的時間,看樣子是我離開的時候了。

「………感謝主教大人的厚意…我先告辭了。」

欺騙就是欺騙,這個行為不會因為任何理由而被美化,原來我所遵守的,一直認為是這個世界最崇高的教條,是一群自己就先破壞規則的傢伙訂出來的…

走在回房的路上,看著一直隨身攜帶的守則,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是…太愚蠢了,像這種東西!!

我用力的把它丟進壁爐裡,冷冷的看著那個幾年來一直隨身的手冊被燒成一團灰燼。

「瓦爾特前輩。」

後輩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啊……離開這裡,同時也意味著要和他們分別了吧…

當天,我就向騎士團提出了退團的申請,最後在主教的認可之下,我以信仰不堅的名義辭退了旭日騎士團的職務。

離開了這個,在各種意味上都讓我難忘的地方。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