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教團後已經過了多久了呢?在這個與只允許精靈出入的部落裡,時間的流逝讓人難以掌握,日出日落在精靈漫長的生命裡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我坐在陽台,有些出神的看著屋旁大樹枝葉間灑下的陽光。

天氣很好,沒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正當我打算瞇起眼睡個午覺時,一個眼熟的身影讓我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