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眼前是一片黑暗。

我坐起身看了一下四周,可以感覺到腳下是泥土地以外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毫無光線的狀態讓我感到不對勁,於是我試著點了袋中的火把。

火光亮起,四周仍是一片黑暗,倒是遠方看的見出現了一些小光點,有的會動有的不會動。會動的至少是生物吧?希望至少是個會說話有智能的生物…

安靜的朝著移動中的火光行走莫約十分鐘,很快的我發現火光下有著朦朧的人影,再靠近些看的更清楚了,是位金髮的男性,他正朝著另一個定點的火光走去,站在那的是一位看起來像是牧師的男人。

這時我也終於看清楚他們的面貌,金髮的是一位人類少年,名字叫亞歷,看起來莫約18歲上下,背著一把長弓。牧師的名字是小空,據說是因為名字太長,為了方便大家記,直接叫他小空就行了。

從他們的交談中我得知他們似乎認識,而且還互相認為怎麼每次見到對方就會遇到莫名其妙的怪事…

在我上前搭話不久後,後面又來了兩位男性,其中一位是上次見過的傭兵-傲雪,另一位是看起來挺壯的男性-。啊…總覺得遇到這種像是冒險隊伍的組合,通常後面就會跟著麻煩事呢

就在我這麼想時,響起了耳鳴,緊接著全身突然傳來了劇痛,我拉起衣服查看了一下,並沒有看到任何傷口,甚至也沒有瘀血,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原本以為大家可能都遇到方才的狀況,但看起來除了我跟亞歷外只有聽到耳鳴而已。

傲雪突然轉向某個特定方向抽出了背著的戟,什麼時候出現怪物的啊…?怎麼一點氣息也沒有???鳩讓他舞光術的光球朝著怪物移動,在光線的照射下我們終於看清了怪物的外型。

那是一隻…好難形容的東西
頭上沒有眼睛,只有一張大嘴,身體看起來像是巨大版沒有毛的肌肉蝙蝠。

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就在我感到疑惑時,四周的景色突然變換,從原本的深黑一片變成了枯木林!?這太奇怪了,剛才就隱約有種,我們可能是在異界的感覺,但是那應該是個很困難的法術吧?至少在我最後的記憶中,我並沒有穿過什麼異界入口呀…

那個不知名的怪物眼看著就要朝我們衝過來了,我先是幫傲雪上了蠻力術後就退到稍微遠一的地方,以免被波擊。

接著怪物把那個已經很大的嘴巴又張的更大後,亞歷就吐血了吐血了吐血了….這是什麼攻擊…|||

小空唸著禱詞試著想幫亞歷治療,卻意外的發現神的回應似乎很弱,在這個狀況下小空與鳩推論,我們可能…可能在混沌中,簡單的來說就是…生與死的夾縫間。


……
………蛤?
我死了嗎!!!!?


難道剛剛那身劇痛是因為我從山壁上摔下來了!?
不會吧…這是什麼愚蠢的死法,真是沒臉見穆恩呀…Orz

大家紛紛說起最後一個記憶停留點,
鳩「難道是因為我偷懶搭了馬車的關係嗎!?」
傲雪「我只記得我正要下船。」
亞歷「一如往常的當導遊中。」
小空我正要從教堂出來。

噢…除了我以外大家的看起來會來到這都很神秘呢。車禍?船難?
話說回來…小空到底是怎麼來這的?
樓梯踩空敲到頭?
走出門被吊鐘砸到???

在我思考這個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已經可是說是有點逃避現實的問題時,傲雪瞬間從我們面前衝刺到怪物那,還用力的將他的戟像刺三明治一樣的從怪物的下顎穿刺到上顎,看起來…好.痛.啊。

怪物也真的痛斃了吧?牠拼命的想甩掉傲雪,卻硬是被傲雪卡在地上,這真是個詭異的畫面呢。

幫亞歷灌一瓶藥水下去後,我朝著怪物衝過去想夾擊怪物,卻在我跑到前傲雪被甩飛了出現…真是個漂亮的拋物線,傲雪朝著怪物左手邊飛了大約90呎後摔了下去,雖然看不見,但是我們都聽的到那身盔甲撞擊到地面的聲音,希望他沒有重傷才好。

接下來就在我跟鳩努力的夾擊怪物,鳩的一拳真的不是開玩笑的,與傲雪努力的想把他的戟拔下來卻連連失敗的狀況中度過。好不容易解決掉那隻怪物後,才沒休息多久,鳩抬頭看了一下天空後發現似乎又有怪物要來了,還是一次三隻,難打的要命數量還變多是要怎麼辦,我們只得朝著唯一沒有怪物的方向逃跑,才跑到一半景色又換了。

這次出現的是一片荒地高台,下方可以看的見黑色的海。從海面上又飛來了幾隻,我趕緊帶著他們躲到一個洞穴內,但是那幾隻怪物明明沒有眼睛卻像是很清楚我們的位置似的,直直的朝著我們飛過來!?


就在我打算叫大家撤退逃跑時,突然聽見了一個不急不徐的腳步聲。

一位穿戴著斗篷的男性出現在我面前,直接要我們全部先躲進洞穴內,面對怪物他只是伸出一隻手,那群怪物就全部散開了。這傢伙到底是什麼角色呀…

一問之下,他竟然說他是死神呢。
我果然還是死了嗎…(遠目

幸好死神說他可以讓我們回去,但是希望我們能去阻止,正在普萊恩大陸上試圖讓已經被封印的神再度復活的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記不起來了…只記得那些人做這件事完全是徒勞無功的,只會死很多人而已。

另外他還要我帶話給克蕾蒂亞,這時我才看見他的真面目,看起來是一位二十幾歲的男性,異色瞳左藍右綠,自稱菲爾希斯

菲爾希斯要我轉告克蕾蒂亞,要她不要再試圖讓他回去,他並不是特別想待在這,只是因為能力被歐希爾的神子封印了才沒辦法回去。

我也欠克蕾蒂亞人情,這話當然會幫他帶到。在菲爾希斯的指引下,我們踏上了一條發著光的小路…


再次睜開眼,眼前是一片山璧,穆恩正用飛快的速度從上面爬下來。

看樣子應該是回到現世了吧…微微的鬆了口氣,思考要怎麼向穆恩解釋那個奇妙的體驗…嗯,我看那個什麼生死夾縫間的事還是就不要說了吧。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