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上官桑

---


無視於弗斯特子爵宅第裡富麗堂皇的裝飾,微尖的雙耳在搖晃的黑髮下若隱若現,穿著長斗篷的半精靈快步走向會客室。

他在信上所寫的時間來到雙月城,參加了子爵雇用的隊伍,目的是為了殺害他的獨生子-凱薩‧弗斯特。但千早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目標竟然已經被綁架了!?

這些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半精靈在心中暗自咒罵著。這次的救援隊伍裡有幾位是他見過的,他不知道這到底算幸運還是不幸。

首先,可能會成為他殺害小孩的最大阻礙,聖騎士-梵卡特,感覺在意動物遠勝過於人類的德魯伊們-吐司的主人亞洛伊斯與獅鷲獸的主人芽亞希,最後是換了一身衣服自稱里昂的吟遊詩人,之前叫莉亞。

另外有幾位生面孔,但他們似乎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很快的在自稱是西米露朋友的女遊俠帶領下往外頭找去,留在城內的梵卡特不知何時已經被女僕們包圍,他試著想問一些情報,不過那群女僕似乎只想講八卦。

正當千早想往外移動時,梵卡特走了過來表示有一名女僕的眼神閃爍,沒考慮多久他決定接手,千早走向那名女僕抓起她的領子用力的往後方的牆摔去。

女僕像是嚇呆了,一股腦的把因為缺錢所以接受一個黑衣斗篷男子交易的事情全說了出來,男子要他在職勤的夜晚聽到異音也不要反應,但是她表示她根本沒聽到任何聲音。

嘖…千早在心中嘆了口氣,連長相都沒看到這範圍也太大…

既然沒有更有用的線索,他決定去看看外面那群人到底發現了什麼,很意外的,他們發現了一條地道,而且裡面竟然有人-一位法師,斗篷到處都有焦黑的痕跡,他似乎抓住了眼鏡的魔寵。
就在戴眼鏡的法師焦急的望著對方手裡的他的魔寵時,女遊俠像是也沒了耐性,一把搶過魔寵還給法師,很豪邁的開口,「喂!快點讓路好不好?沒看後面塞車了嗎!?」

戰士很快的將法師銬起,在眼鏡看過對方的法術書後,他一臉誠摯的建議順便捂住對方的嘴,這位據說是被通緝中的縱火狂,他的法術都是一些傷害類的法術。

下水道的探索途中,里昂提起了滿月湖附近的人口失蹤事件及大陸北邊怪病,曾經失蹤後回來的人除了最簡單的日常生活可以維持之外,就像個空殼。

在女遊俠-羅莉塔的追蹤之下異常順利的找到了可能是綁架犯躲藏的地方,門上的家紋顯示這裡是奧斯頓伯爵的宅邸…怎麼會有人蠢到把人綁到自己家裡!?千早感到很疑惑,奧斯頓伯爵早已明列弗斯特子爵的名單內…這種狀況實在太不合理。

天色已暗但裡頭卻沒有燈火,看樣子是察覺到外面有人。

倒不如說這群人實在有夠顯眼想不察覺到都很難吧…

 千早默默的看著他們破門,一邊在心中嘆氣。

屋子並不大,在眼鏡施法偵查思想後發現二樓的兩個房間內左邊有三人右邊有一人,目標似乎在左邊,要在什麼時間點下手是個問題,總之…要先確認那個小孩是否就是凱薩。

眼鏡法師-翔建議開門後由千早與里昂去救小孩,這對千早來說簡直是求之不得的機會,要是對手有點實力,趁亂殺了凱薩逃跑也是一條路。

可惜的是在翔施法讓屋內的綁匪目眩後,里昂比他快了一步抱起凱薩,那幾個綁匪又比想像中的弱,一下子就被戰士-古拉給解決掉了…


這麼弱當什麼綁匪!!?

看著地上的屍體忍住想踹它的衝動,他努力將注意力移回凱薩身上,凱薩表情非常不像正常的孩子,似乎對被綁架這件事已經習以為常。據隔壁那間被敲暈的傢伙的說法,他們也是收了黑斗篷男子的錢行事,去到那地道就已經開好了,顯然是經過策劃…

至於綁架後要怎麼辦,這些綁匪們也只知道會有人來通知…

這句話真是耳熟呢…到時候就知道…嗎?




亞洛詢問過外頭的植物,披著黑斗篷的男子似乎沒有再來過這裡,天色已暗,大夥決定在這過一夜再回報。

機會來了…

從來沒有這麼感謝過自己的種族過,千早心想,要不是半精靈可以只休息四小時,他說要守夜也太不自然,其他人似乎對這個決定沒有意見,很快的各自散去睡。

眼鏡法師跟戰士睡在隔壁間,女遊俠跟縱火魔睡在樓下,梵卡特與亞洛在長廊…

有點意外的是,里昂竟然靠在凱薩的床邊睡…
千早皺著眉思考了一下,安靜的從包包裡拿出油瓶,小心的往窗邊移動,邊灑在行經的路線上,並在窗口附近特別加強。

走過去攻擊太危險,吵醒里昂的機率很大…半精靈打開窗戶,月亮被雲遮住但仍有微光,這對有昏暗視覺的他來說並無影響,他跳上窗台,拿下背上的重型十字弓,默默的上了箭。

只要一箭…就可以達成任務…但他總覺得很不對勁……

『你知道任務失敗會發生什麼事吧?』

羅薩的警告迴盪在他的腦海中。

……他看著熟睡中的小孩,舉起手中的重型十字弓瞄準…

鏗!

千早錯愕的看著明明就要刺中卻被彈開落在一旁的箭,他疑惑的走過去撿起,一股憤怒瞬間竄起!

亞洛似乎被這個聲響給吵醒走了進來,一旁的里昂也醒了,但思緒混亂的千早根本沒空理他們。他對著凱薩使用偵測魔法,發現小孩的身上覆了非常強力的魔法,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解開的,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

聽到聲響梵卡特也走了進來,最麻煩的狀況來了…「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攻擊這個孩子?」

「我有我的目的,和你們無關。」半精靈冷冷的開口,轉過身,開始試著偵測邪惡。

使用這種法術理論上沒辦法距離太遠,千早焦躁的在房子內繞來繞去,想要找出施法的人,但是無論他怎麼偵察,唯一有反應的是傭兵跟放火魔身上發出的紅光。

繞了一個小時仍然沒什麼發現,他決定去外頭找找看,梵卡特似乎打算盯著他,這讓他更加煩燥。




在外頭繞了很久也一無所穫,睡眠不足的兩人此時不滿的情緒到達了頂點。


我才是被耍的那個好嗎!!?


千早握緊雙拳壓抑著想開口的衝動,現在一但回話,百分之兩百會演變成爭執,這對他並沒有益處。

「為什麼要殺他?」

 顯然梵卡特不打算放過他,千早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你最重要的人是誰?」

聽到這個問題,梵卡特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再次提問,「別繞圈子了,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做?」

「我重要的人…被抓了,如果我要救她回來,就必須殺了這個孩子。」他不期望這些人會幫助他,但至少不要阻擾他。「這棟屋子一定還有其他人,我要把他找出來!」

就在兩人互瞪著對方僵持不下時,羅莉塔走了出來,大致了解事情的經過後,羅莉塔突然開口,「嗯…如果今天被抓的是西米露,我也會殺了那個小孩耶…」

梵卡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錯愕,此時二樓突然傳來翔的聲音,「有什麼困難大家一起解決會比較好啦,而且對方並沒有規定殺了孩子的時間吧?」

……一起解決?他在說什麼…?

從有記憶起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是生活在利益互換原則下的他對翔的意圖完全無法理解。

但是說與不說相較之下,顯然開口可能獲得的利益比較大,他大致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出乎意料的,這群人竟然選擇不直接把小孩帶去領錢,而是決定先找子爵問個清楚是否跟東夜行者有過節。

千早加入了回去找子爵的隊伍,抵達宅第後他們很快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子爵死了!很明顯的是一刀斃命…

翔派了魔寵-菲尼克斯去通知留守的梵卡特小隊。

看著子爵胸口上刻有東夜行者標誌的劍,千早有種很想踹醒這個死人的衝動…,還好他的管家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情報,一行人很快的會合趕往管家所說的,路易買下的走私路線。

靠著翔的法術很快的找到了載有黑衣人可能是兇手傢伙的馬車,翔敘述了馬車裡頭的情況,一共有四個人,除了那個黑衣男子外還載有路易跟羅薩,最後…被關在牢籠裡昏睡中的是…

擁有銀白色的頭髮的女子…

!?千早睜大眼。

路易想把她帶往北方做什麼!?這些渾蛋!!!!!!!

他把路易與羅薩的情報大聲告訴所有人,現在只要能提高任何一點救援的機會他都會去做,至少希望他們能撐到救出穆恩…

駕著馬車的梵卡特與羅莉塔幾乎是用最高速度追趕了過去,發現有追兵的渾蛋們派出了那個黑衣男子,他的射擊能力真是到讓人很想掐死他的精準…

不只羅莉塔與梵卡特,梵卡特駕駛中的馬車其中一匹也中了箭,很快的翻倒了。

跳起身的亞洛似乎是相當不爽,立刻施展了糾纏術,總算讓馬車停了下來。




千早很快的丟了瓶藥水給受傷的羅莉塔,雖然不知道他們追到這的原因是什麼,不過幫了他大忙也是不爭的事實。老實說他不希望他們死在這,但是對手太強勁,要是狀況不對的話他還是會選擇拋下他們找機會救走穆恩。

就在他思考要在哪個時機衝進去的同時,突然一個火球朝著穆恩所在的馬車附近飛了過去。

差一點想把手中的弓瞄準後方的縱火狂,這個渾蛋!要是燒到穆恩你拿什麼來賠呀!!!? 他咬著牙應是把注意力轉回馬車上。

就在千早思考衝入馬車的時機時,翔突然開口表示他等下會使用隱形術偷偷溜進去,雖然不知道穆恩的情況怎麼樣,但是這成功率怎麼樣也比自己衝進去要來得高且安全…千早摘下穆恩送給他的戒指遞給翔,只要看到這個穆恩就知道他來了,應該可以降低她對翔的敵意。

馬車的溫度越來越高,路易大概是對這個狀況感到不耐,派了羅薩出來拔掉了糾纏住馬車輪子的植物,只見那個怪力女像是在撕紙般的輕輕鬆鬆就把植物給連根拔起…

黑衣精靈躲進了一旁的樹林裡開始襲擊,亞洛很快的中箭倒了下去,狀況慌亂成一團,路易似乎也受不了高溫跑了出來,翔眼見這個情況很快的施了法術,但是不是千早期望的隱形術……而是支配羅薩。

「做掉隔壁的夜行者首領。」這個指令讓羅薩轉過身開始攻擊措手不及的路易,配合著梵卡特的猛攻路易很快的倒了下去,敵人只剩一個。

千早明白在這種狀況下先支配羅薩是正確的選擇,但還是忍不住很想一拳朝翔的後腦招呼下去…

但是…不是現在!!!

他看著被黑衣男子攻擊倒地的翔,忍著想衝去救穆恩的衝動硬是強迫自己轉向,這個法師很有用,現在就倒下非常的不利。至少馬車現在無法移動…千早安慰著自己,只好請穆恩再等一會兒了…

就在他幫翔灌完藥水終於可以衝向馬車的同時,一顆火球莫名其妙的滾過了他的視線,他錯愕的看著施法的柏尼,這傢伙是打算燒了這座森林嗎!?千早相信此時德魯伊的表情一定更比他更精彩。

被芽亞希救回意識的翔對煩人的黑衣精靈使用的定身術,最先被放倒的亞洛衝了過去直接刺殺了那傢伙,戰鬥終於結束了。

關住穆恩牢籠的鎖已經被梵卡特打開了,但是穆恩的狀況看起來非常不妙,雖然千早看的出來是毒造成的,但是卻沒有辦法解開它,外頭傳來翔與羅薩對話的聲音,那群渾蛋竟然打算把穆恩帶去北方做成捷藝偶!?千早惡狠狠的瞪著倒在一旁的路易。

「不行,這傢伙我要帶回去領賞,你不能殺他。」站在路易身旁的古拉面無表情的開口。

……嘖。

算了,只要穆恩救回來就好了,現在先找神殿解開她身上的毒要緊,正當千早思考著最快的路線時一旁的梵卡特突然開口,「我們普萊恩分部有能力很強的牧師,要不要我幫你引薦?」

「……蛤?」人在太過驚訝的時候原來真的會發出奇妙的聲音。

千早呆愣的看著梵卡特,彷彿他是什麼異世界生物似的,他一定是聽錯了,梵卡特剛剛說了什麼…?引薦…?……牧師?

梵卡特…要幫這個剛剛差點殺死一個小孩,然後狀況一度緊張到要開打的盜賊引薦牧師!?聖騎士…真的是個…很難以理解的職業……如果梵卡特是想讓他混亂,那他成功的辦到了。

大部份的人都表示要回去雙月城,羅莉塔似乎願意駕馬車送大家過去。千早知道馬車絕對比他徒步帶著穆恩去找神殿快多了,她的駕駛技術千早信的過,沒考慮很久他便表示要搭乘。

最後在羅莉塔高超的駕車技巧下回到了雙月城,雖然救了穆恩回來,不過東夜行者們大概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接下來不知道還要過逃亡的日子多久…但是這些他都不在意,穆恩回來了,就夠了。

半精靈小心的抱著懷中的戀人,走向離他最近的神殿求助。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