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

07/23/2011

0 Comments

 
最初是頭髮

…接著是手指




紅衣女子揚起笑容,………留在盒子裡的是什麼呢…?

--------!!!!




啪!

黑髮半精靈從床上像是彈起來似的坐起身子,冷汗不斷的從臉龐劃過,從見過羅薩開始,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夢見這個情景。

『或者是,你想要看到那女人身體的某一部分來證明她在我們手上呢?』

她這句話宛如強力的詛咒一般,不斷的迴盪在耳邊。




打從一開始,他就不相信那些傢伙說的話,任何一個從考爾比出生的人都知道,『信任』這兩個字同時也直結著死亡,就好比矇住自己的雙眼把匕首遞給對方一樣。

他不相信他們說的話,但是他不得不接受。




如果失敗了,下場可能就是穆恩死亡,稍加有任何不正常的舉動,說不定都會收到他絕對不想收到的東西。

即使達成任務,對方沒毀約的情況下,能得到的也只有穆恩所在處的消息,但是他還是不得不這麼做,倒不如說他根本毫無選擇。







千早站在窗邊默默的望著窗外的一輪銀月。

照那封信上所寫的,殺掉凱薩..弗斯特,雙月城弗斯特子爵的獨生子…但是這麼做到底對東夜行者有什麼好處?







時間回到幾週前,千早在家裡佈置了一些簡單的陷阱,坐在窗台上等待那天遇到的兩人的到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出現的只有擁有怪力的紅衣女子,她站在離千早只有五步之遙的距離傳話,等於讓他沒有任何施法的機會,只要有點不對勁的地方,大概會被她打飛吧…千早心想。

紅衣女子是人類,名為羅薩‧史卡雷特,千早原本試著想以寶劍終點站的北夜行者情報作為交涉條件,他要確定穆恩是真是在他們手上,而且狀況如他們所說的良好。

很可惜的是對方似乎不是很在意,而且從來沒有打算要讓他得到半點穆恩的消息。這些傢伙似乎把他當成一個非常有趣的玩具,千早有點心急,開始不斷轉用各種態度去試。

     


「妳來執行的命令應該不包含勾引我吧?」




為了引開羅薩的距離,甚至連這種根本不像是從他嘴裡會出現的東西,他都試過了。最後以羅薩身上傷口為話題,問出了穆恩雖然受了傷但是已被療傷過,與穆恩背叛東夜行者的原由……




羅薩微笑著,「你...完全不知道?真的一點頭續都沒有?」

「完全沒有,我一向不過問她的事情。」

「『她的』事情」,紅衣女子笑出聲音來,「原來如此,你什麼都不知道啊...」

「...?這個詞有哪裡奇怪嗎?」




「你都不覺得奇怪嗎? 據說銀月這個人對背叛之類的事情很反感,但她這樣的行動不也就是對東方的背叛?」

「......的確是很奇怪,妳剛剛說她是因為我被抓...,難道妳是暗指她的動機跟我有關?」千早放下手中的杯子,皺著眉問。

「.........」羅薩看著千早,看似莫名其妙的搖了搖頭,然後大笑出聲。「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那麼銀月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是為了甚麼啊?」

「所以妳願意告訴我了嗎?」隱忍著心中的不耐煩,千早好聲好氣的問。

「她為了你背叛整個東方夜行者公會,又因為你掉入陷阱,結果你...什麼都不知道?」羅薩一邊笑一邊說,好像聽到什麼荒謬的笑話。

 

從對方的角度來看,一切的起因都是他,這讓千早心中百味雜陳,心疼、喜悅、憤怒、錯愕等等情緒交替著,讓他極度混亂。




錯了,錯的太離譜了!半精靈自嘲的大笑著。

他以為不涉入,不給她添麻煩,就是對她最大的幫助。結果現下的一無所知,讓他連人都不知該往哪裡找,只能乖乖聽令於人。










如果任務失敗......你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吧?

銀月漸漸消逝,天色開始明亮。

半精靈呆望著月亮消失的方向,腦中再度響起紅衣女子的聲音。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