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的預感…

快速的把從寶劍終點站帶回來的行李全部掃進袋子裡,我拿起掛在一旁的斗篷披上。

穆恩從來不曾在約定日過了三天仍無消無息,如果有非延不可的事情,信差加西亞應該會在第三天把信送來才對。

原以為一回家就能看到穆恩,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前所未有的狀況,我在心中重重的歎了一口氣。為了不惹上麻煩,完全不問她工作上的事,現在好了,連要去哪找人都是個大問題。

背起行李,我決定先去找個口碑不錯的占卜師試試看,最好能問出大概的方向,免得連該從大陸的哪個區塊開始搜索都不知道。

剛出門沒多久,在市街上遠遠的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走過來,是等待已久信差-加西亞!我馬上快步走了過去。

加西亞見到我走來,伸起手揮了揮,「嗨~一陣子不見,你好嗎?」

「好久不見,最近過的普通,有我的信嗎?」

「信是沒有,我這次不是來送信的。」她笑了笑,從包包裡拿出兩個漂亮的瓶子遞過來,「這個給你們,是品質很好的泉水喔!」

「....啊.......我知道這個泉水,謝謝。」不是來送信的…穆恩到底出了什麼事…?

「...怎麼了嗎?」

「如果妳有空的話,要不要來我家坐一下?」現在唯一有可能得到情報的來緣就是她,我抓住加西亞的手臂,直直的望著她,重要的事情絕對不能在有外人的地方講,這是生活在考爾比的人都知道的常識。

她似乎也感覺到不太對勁,默默的點了頭跟過來。

走進房間關上門後,我焦急的開口,「加西亞,妳最近有見到穆恩嗎?或者,妳能找的到她嗎?」

加西亞大概也猜的到我抓她進來的原因,她搖了搖頭,「沒有...最近一次是三個月前,以往需要我送信的時候都是她聯絡我的。」

……我閉上眼睛嘆了口氣,「..............妳知道哪裡有評價還不錯的占卜師嗎?」

加西亞聽我這麼問,從包包裡取出一個黃銅作的圓弧狀物品,「........我試著占卜看看,給我幾分鐘。」

她將黃銅片放在地上,拿出水袋將水倒進去,用手指沾了一點水繞著道具外側畫了一個圓,然後靜靜的盯著水面。

望著加西亞的動作,看樣子還要等一段時間,我忍不住回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北方夜行者的人冒用她的名字,穆恩從來不曾失約,難道她陷入了什麼無法跟我聯絡的狀況嗎…?

「...........」約15分鐘後,加西亞搖了搖頭:「嘖,我看不見。有什麼東西在干擾...或是有誰在妨礙她,控制她的自由。」詩人皺起眉頭,「...這有可能嗎...?」

妨礙她,控制她的自由…?我皺起眉頭,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她真的很強,但是想到過去撿到她時的情況……她的身邊的確是有人可以辦到這些事情…

「我明白了,謝謝。」

我從袋子裡拿出錢遞給加西亞,不過她不願意收。

「平常是穆恩直接拿信給你嗎?她有曾經轉過誰的手拿給你嗎?」

「她...通常會自己拿給我,如果她的距離離我很近的話。」

「我明白了,謝謝。」

送走加西亞後我更加煩燥了…雖然她說會幫忙打聽穆恩的事情,不過我不太抱什麼期待…占卜沒用的話,再來就只能去情報量最多的地方了。…考爾比…無法者的天堂,只要找的到門路幾乎沒有拿不到的地下情報。雖然穆恩不希望我接近那裡,但我現在反倒希望那些有可能與她相關的傢伙快點出現,天色也暗了,明天一大早就去雇馬車吧……

深夜,為了隔天能維持良好的精神,我不得不進入冥想狀態四小時,雖然不是很清楚原因,不過有什麼東西打斷了我的冥想,我站起身走向窗邊察看,外頭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狀,窗外稍遠處的森林還是跟平常一樣一片漆黑。

我揉了柔眼睛,瞇起眼再仔細看了一次,森林的邊緣站著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銀白色的長髮紮成高馬尾,膚色略黝,雖然背對著我,但是怎麼看都像是穆恩。

我扶著下巴思考了一下,是陷阱嗎…?直覺告訴我那個人絕對不是穆恩,這根她平常的行動差太多了,穆恩根本沒有任何理由不直接進來找我…

就算是陷阱好了,也絕對好過我繞到考爾比毫無線索的慢慢打探,況且對方可以變成她的樣子,那知道她下落的機率應該很高。我繞到後窗跳下去,安靜的落在地面上,慢慢的潛行過去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人。

但是才繞到可以看到她原本站的位置時就發現她已經不見了!?

嘖!被發現了嗎…

有點生氣的走過去,我蹲下來查看留在地上的腳印,奇妙的是腳印看起來不只有一個人,而且似乎沒有移動的感覺……

我扶著下巴思考了一下,是陷阱嗎…?直覺告訴我那個人絕對不是穆恩,這根她平常的行動差太多了,穆恩根本沒有任何理由不直接進來找我…

就算是陷阱好了,也絕對好過我繞到考爾比毫無線索的慢慢打探,況且對方可以變成她的樣子,那知道她下落的機率應該很高。我繞到後窗跳下去,安靜的落在地面上,慢慢的潛行過去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人。

但是才繞到可以看到她原本站的位置時就發現她已經不見了!?

嘖!被發現了嗎…

有點生氣的走過去,我蹲下來查看留在地上的腳印,奇妙的是腳印看起來不只有一個人,而且似乎沒有移動的感覺……

………它馬的這渾蛋到底在說什麼!!!?# 

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想殺人過!!如果這種感情就是極度憤怒我還真它馬的不想知道!!! 

怒氣讓我使出了比平常還大的力氣,一瞬間左手恢復了自由,現在我滿腦子只想撕了那傢伙的嘴巴!!!

我快速的將左手放在自己身下打開戒指的力量,力牆術在草地上留下了一個痕跡,男人圓睜著雙眼往後跌坐。背後的紅衣女子大概也嚇了一跳向後彈開,但馬上站定,往前撲過來。

「喂喂,反應不用這麼大吧?」男人拍了拍衣服站了起來。

這次被她抓中了左手,幸好是左手,我馬上使用戒指的能力震開她,右手甩出蛇腹劍的鞭型態,竟然沒打中!?可惡……

「我有事情想拜託你耶。」黑髮男子伸出右手指向我,我突然間感到一陣暈眩,他對我使用了什麼法術嗎!?

同時,剛才被盾彈開的女人又撲上來了,嘖,這次被牢牢抓住。

「那個戒指,拔掉它。」男人下了指令。

紅衣女眼明手快的抓住我的手,在她動手之前我瞪著那個男人很快的開口,「........如果你有事情要拜託我就不要試著拆下那個戒指。」

「還有,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我可是追求很久才成功的。」

男人嗤笑著,舉起手示意女子停手,她將我的雙手固定在背後。 男人開口:「...你很有趣。那麼,願意聽我的請求了嗎?」

「你請求人的習慣是先抓住對方再開口嗎?」

「哈,我們覺得這樣比較正確。」他笑瞇瞇的摸著下巴,「搞不清楚狀況的是你吧...?」

幾天前才從南部趕回來,還沒人跟我解釋狀況就要抓我,要是我搞的清楚狀況我就是神了還用在這跟你耗嗎? 

怎麼看都覺得這傢伙是越反應廢話說越多的類型,懶得再跟他胡扯。

「……算了,說來聽聽吧...」

男子又揮了右手,女子再度想把我壓在地上,但這次沒有成功。他挑了挑眉。

「好吧,我想你應該很狀況外,我就先好心的講解一下目前的情況。」男人說。

只要不是廢話都好你就快點說吧……

「你不曉得那女人...銀月到底想做什麼吧?」

「我的確是不知道。」就算她想毀滅這個世界我也不在意呀。

「嗯哼。」男人冷笑一聲,「相信你也知道夜行者公會三方勢力一直以來都是平衡狀態...」

「嗯。」

「直到一年多前,前任會長被她幹掉。之後呢,東方的狀態...老實說不太妙。如果說有個優秀的領導,相信情勢會穩定許多。」

終於要講到重點了嗎? 

「但是那女人、竟然在這種時候打算抽身,」男人瞪著我,臉上掛著毫無笑意的微笑,「實在是太不可理喻了,明明是東方的人...竟然想把公會出賣給南方那些傢伙。」

竟然還在廢話…「夜行者公會的事不關我的事,我只要能得到她就好。就算你是想把她趕出公會還是要她交出公會的領導權我都不在意,只要能得到她,我就跟你合作。」

「你還是沒聽懂重點...」男子對我搖了搖手指,「如此可恥的背叛行為,怎麼能容許呢?」

你它馬的才沒聽懂重點,夜行者的事關我屁事!?到底要怎樣才肯把穆恩還給我!!!? 

強忍著想飆出口的髒話,只好當自己面對的是三歲小孩,我很有耐心的開口問,「所以你是希望我殺了她?......我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嗎?」

他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怎麼會呢?我想要你幫的忙,的確是去替我殺一個人。但不是她。」

「你就直說你希望我能為你做的事跟我能得到的好處吧。」

「...你不想找到她嗎?」

當然想,不然我在這聽你說什麼廢話?要不是有個人講話完全沒重點,看樣子就是問答題會拿0分的蠢蛋,我有需要這樣把所有具有可能性的選項都講出來給你做選擇題嗎…

「老實說你的回答還真是令我驚訝。」

還不都拜你所賜…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我的確是想找到她,不過你現在意思是......你要一個盜賊只為了一個可能已經被抓的女人出生入死?」

「不不,我想要的只是很單純的條件交換。」男人搖了搖手指,「你去幫我殺一個人,我就告訴你她在哪裡。怎麼樣?」男子雙手抱胸,笑咪咪的看著我。

竟然還不是拿人來換,你以為這個條件非常好嗎?這傢伙肯定不是考爾比出生的,有沒有常識呀…

為這種事跟他爭論大概也得不到什麼好處,而且這個白痴看樣子就是講話會鬼打牆的人,我還是另外想辦法找出穆恩的位置好了…

「給我有用的裝備,你也看到了,現在的我連你們兩個都打不過,你如果真的想要我順利殺死對方,好歹給我一點必要的東西吧?」

「我想對方並不是那麼難處理的。」他看我的表情似乎對我更感興趣,但我可一點也不開心,「我承認我是壞人,但還沒有壞到去要求別人做根本做不到的事。」

嘿…你又知道殺人不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了?不過他似乎認定我為了穆恩可以做任何事,看樣子不需要假裝為了利益也可以刺殺穆恩的樣子了…

「我要確定一下,你知道她現在的位置,那她還是完整的她吧?我可不要冒死砍了一個人回結果收到的是屍體還是破碎的東西,對我而言太不划算了。」

聽到我這麼說,男人乾脆笑出聲音來,「那當然,這點你可以放心。」

「等等...可是你剛剛明明說你不可能容許背叛者呀?」這男人的邏輯怪怪的…

「連根頭髮都沒少,這我可以保證。」他似乎非常開心,「是沒錯啊,所以只要她退出公會不就解決了?夜行者的領導...有我就夠了。」

「啊.....你等著當我們的證婚人吧。」跟穆恩有關的事我一句都不相信他所說的,但是目前也只能先乖乖聽他的『請求』,再找其他方法了…最好能讓他覺得我很好控制…

「所以我要殺的到底是誰?」

「三天後,你就知道了。哼。」男人笑了笑,走到森林裡,揮了揮手。我感到那女人放開手,但是回過頭,兩個人都已經不見了。

………煩死人了,我往後倒在地上看著左手的戒指,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穆恩…我會把妳搶回來的,好不容易才得到妳,我絕對不可能讓妳變成其他人的…不管要用任何手段……


懊悔著自己過去的怠慢,握緊右手坐起身,力量…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時間剩下三天,在下次遇到那個男人之前,我一定要變得更強……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