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上官桑

秋天真是個不錯的季節,這次任務聽說是要去看一個兩週前開始對外失聯的村子,感覺就會遇到不錯的事情。


在接任務的朝陽村我遇到了好久不見的西米露,一個有點眼熟的精靈,以及兩個半精靈。男的那個-奧斯維德,跟我一樣是白髮,深色的皮膚,穿著看起來頗有品味。女性那位-賽倫,大概是法師還是術士吧?

這次帶路的是一位金褐髮的年輕小子-亞歷,才到森林入口就看到一個動作矯捷的武僧-寒禪,從樹上跳下來漂亮的落地。

他似乎是想出這座森林,所以希望能跟帶路那位同行,中途還遇到兩個嚴重迷路中的傢伙,越是往林中走霧就越嚴重,等到抵達村子入口時裡頭根本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

武僧望著那團迷霧試著伸手去碰,這一碰真是有趣極了,他像是被強力拉入裡頭一樣,一同伸手想抓住他的幾個人,包括我被拉了進去。

回過神,村子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但是走個幾步就可以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碰不到村人,穿過去時還會有一種太不舒服的感覺。

不久後一行人在村子中間挖出了一個箱子,奧斯維德看了一下不知道用什麼手法打開了鎖,在他扳開盒蓋的那一瞬間突然一陣很強烈的睡意襲來-

雨中的考爾比,為什麼會夢到這個雜亂無章的城市?我在街道上漫無目的亂走著,身為這個無法城的住民,我應該算是喜歡這個城市的,但是這個夢竟然讓我感到不愉快…

再次醒來,頭有點隱隱作痛,像是被人踹了一腳似的。我有些不悅的站起身看了一下四周,那個精靈法師拿著被砍了一半像是聖徽的東西過來,我沒有多想的把裡頭夾層的那個東西拔了出來,看起來似乎是另一個聖徽…?

後來聽法師跟西米露在那研究,外層的這個聖徽好像是月與夢境的露西亞,內層則是黑夜神的聖徽。是因為露西亞的聖徽才讓我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嗎?不過把揉合了魔力與神力的聖徽埋在村子中心,產生一個結界造成大範圍的影響,感覺很像是神的權能在這塊土地直接產生了作用…這種事情是怎麼辦到的……?

總之在結界解除後,現在總算可以看見村子真正的樣子了。一行人一邊思索時,有人發現了村子的一角出現了一個長相奇特的怪物,有著很多的眼睛與嘴巴。看到那麼詭異的長相,幾乎沒有人想近距離接觸牠。

大家才一靠近馬上就有人受到影響,那位女術士像是不由自主的朝著法師攻擊,但仗著我們人多,很快就把那隻怪物給解決掉了。寒禪在牠的屍體旁研究了很久,村子裡消失了那些人說不定都被這隻怪物吃掉了呢?

有些人在房子裡找到幾個生還者,同時溫德爾在附近的樹林裡發現了兩個人。一個身材壯碩的男性與一位女性。

我說那個…不擅長潛行的話就不要硬是去嘛…

原本我讓溫德爾帶著那個遊俠往之前看到人的地點去,但他發出的那個聲響實在是讓人感到很哀傷…想當然的人已經不見了。

正當大家在搜尋時,那個身材高大背著巨劍的男人走了過來。他很直接的表示想要把埋在村子中心的東西帶回去,又不願意出那個女人的所在地。

這樣不是讓人更在意嗎?

雖然說那個東西對我來說也沒什麼意義,這任務才價值一百金,光買掉那兩瓶藥水就花光了,要是他願意出更高價當然好,但這傢伙似乎無法附出高價來。無法交易的又找不到那女人的情況下,我往後走了幾步打算用偵測魔法來看看那女人到底躲在哪。

沒想到才一施法,有趣的事就來了。

那個男人直接撞開奧斯維德與西米露朝我衝了過來呢!!

雖然是很強勁的力道但也不是擋不住,看那傢伙的表情我感覺得出來他根本等一刻等很久了吧?

遇到這種強力的對手真是相當愉快的一件事,啊…雖然比起吸血鬼化的愛蒂萊德是差了一點。至今我還清楚的記得那個沾染著血的美麗模樣,把整個城在短時間內近乎毀滅的能力,只要一眼就能操控人的力量,如此美麗又優雅的生物…

奧斯維德應該也很不滿突然被人撞開,抽出了武器夾擊那個戰士。這傢伙的攻擊可真是準確又漂亮,直接一刀從我的左肩斜劈下去深到快見骨。

…好久沒有感受到這種程度的疼痛了,感覺死亡是如此的靠近,在失去意識前我忍不住揚起嘴角看向那個被一堆人包圍仍笑的瘋狂的男人,好傢伙。死在這種地方也不錯嘛…要是能看到那個公主來收屍時的表情就更好了。

意外的,我又再次睜開了眼,西米露為我做了緊急治療硬是從鬼門關把我拉了回來。命不該絕嗎…?既然這樣就只好繼續戰鬥了,我抓起一旁的武士刀對著那個男人揮砍了過去。

在一團混亂之中,那個女人也逃走了。聽清醒後的村長說,兩週前有四個人經過這裡借住,當天下午他們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睡意,再醒來時就是現在了。八成就是那四個人埋下的聖徽對整個村子造成了影響吧…

這東西聽起來還真是棘手,如果拿來當成武器的話…那個普萊恩才被削弱馬上就出現這種麻煩事。我抓起刻有徽章的巨劍,跟著一行人離開了村子。

在與他們分道揚鑣後我坐上了馬車,拿出之前愛蒂萊德給的通訊石,沒過多久很快就與她聯絡上了,像這種麻煩事雖然不是很想讓她知道,但是身為議長的她越早掌握情報就越能儘快想出應對方法。

那個信件我考慮了一下之後還是沒有拿,反正總會有人去處理吧。

這種事沒有必要讓她心煩,最好是丟到普萊恩手上去讓教廷搞定好了。啊…話說回來西米露也帶了一部份的東西回去,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管他的。

總結來說這次還真是幸運的任務,雖然傷口還隱隱作痛,但是看到了有趣的東西。不過這滿身是血的衣服…嗯……還是換件衣服回去好了…雖然對那位公主的反應很有興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想讓她知道。

我是不是有點變了呢…?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