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化

10/06/2011

0 Comments

 
在龍牙塔拿完那奇妙的報酬後,我選擇傳送到沒去過的新月海灣,一路往東行走。行經九河流域邊境的某個小鎮時,我發現街上鬧哄哄的,發送快報的小弟一邊丟著羊皮紙一邊喊著"號外~號外~"

我隨手撿起一張,這張小紙條上簡單明瞭的寫著:史迪格瑪攻擊普萊恩大聖堂。旁邊有一些小字說明,普萊恩紀元將滿百年,聯邦會議上聚集了各國的領袖以及貴族,遭到史迪格瑪毀滅式的攻擊!之類的字眼,沒有寫得很詳盡。

各國領袖及貴族?

单击此处进行编辑.
「……」

我伸手抓住那個喊著號外的發報小弟,他整個人往後仰差點摔倒…我不過是要問個話,反應不用這麼激烈吧?

「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搖了搖手中的紙條,「這上面寫的,可以說的更詳細一點嗎?」

「啊,就是那個史迪格瑪攻擊了普萊恩大聖堂!很多貴族死掉!教皇大人也戰死了!不過最後還是擊退了史迪格瑪,大聖堂那邊為了收拾善後正亂成一團呢!」

「很多貴族死掉?...有發表名單嗎?」

「沒有,先生。」號外小弟說,「受邀名單說不定可以查到,但是罹難名單據說還在統計中,大概也不會發表。」

嗯…反正也沒有什麼事,去參觀一下被史迪格瑪轟過的地方好了。

我帶著觀光的心情往王座之海的方向移動,為了搭鐵路我到了其中一個轉運站,突然間我想到那位白玫瑰城的公主…她該不會也去參加了那個什麼聯邦會議吧?

一直都叫愛蒂萊德愛蒂萊德的...差點忘了她是公主呢。我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了有可以使用傳訊術的魔法商店,因為有點在意,我花了80金請法師使用傳訊術魔法,嘗試著連絡我認為一定會待在白玫瑰城的傢伙,公主的管家-愛德華。

結果竟然沒有回應…

「先生,請問您確定目標對像在白玫瑰城嗎?」法師有點尷尬的問。

「....管家這種東西不是應該在城裡生根發芽的嗎?跑哪去了...」嘖…,既然這樣只好換個方法了,「我要占卜白玫瑰城現任議會長 愛蒂萊德.達洛里斯的所在位置。」

法師表示她目前在王座之海的東側,但是卻連絡不上真是太詭異了…嗯…總之先繞到那附近的城市好了。

當我從最靠近白玫瑰城的火車站下車後,不用刻意打探就聽到了愛蒂萊德的消息,幾天前她才經過這裡,想必是回到白玫瑰城了吧。既然都到這了,就順便去看一下情況好了…

抵達白玫瑰城後,我照例讓魔寵送信去給愛蒂萊德,考慮到她剛回到城內公務可能很繁忙,反正目前也沒有接任務,時間上很自由,我很貼心的讓她自己排定時間。

透過心靈連結(這東西真是方便),我看見了愛蒂萊德,她似乎有點疲憊,沒有待在平常辦公的房間而是在自己的房內。魔寵飛進窗內後,她露出一個微笑後取下紙條。不久後女僕帶著紙和墨水進來,她迅速的回了信後摸了摸魔寵讓牠飛回來。

紙條上用娟秀的字跡寫著一些非常正式的打招呼用語,下面還寫著明天一起享用晚餐的邀約,有點意外她竟然排了個這麼近的時間。從龍牙塔下來後也沒買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只好帶束花去見她了。

隔天我循著記憶找到了花店,直接請老闆幫我搭配,最後選了一束我覺得最適合愛蒂萊德,有著白玫瑰與紫色小花點綴的配法。時間似乎也差不多了,進城還要盤檢什麼的,我算準了時間抵達城堡,大概是因為已經來第四次了,門口的衛兵認出我,他走了過來:「請問是夏佐先生嗎?」

「嗯,我依約前來了。」

他確認了我的身分之後,直接將我帶到會客室,時間大約是下午五點三十分,比我預想中的還快…

「請在此稍候片刻。」他行了個禮後離開。

在會客室等了20分鐘左右,愛蒂萊德來了,愛德華跟在她身後。她穿著漆黑的禮服,一如往常的向我優雅的行了個禮。「夏佐先生,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了,愛蒂萊德。」我把花遞過去,「這是送給妳的。」

她似乎有點驚訝,但還是收下了。

「...謝謝。」

旁邊的女僕上前從愛蒂萊德手中接過花束,愛蒂萊德微笑道,「時間也差不多了,請隨我來。」

她領著我到了先前去過的城堡內的餐廳,長方型餐桌上已經擺好兩套餐具,旁邊有些女僕忙進忙出。「夏佐先生,請坐。」她說。

「最近過的怎麼樣?」

「我很好。夏佐先生呢?」

「嘿.....很好嗎?」我看著公主微笑,「我最近過的也不錯,很碰巧的搭上了首班的安美迪斯號。就是那個能飛在天空上的船,最近好像被拿來撞了普萊恩大聖堂的東西。」

「那...真是一場可怕的災難。」她垂下眼簾,略低著頭:「教皇大人也罹難了...」

「聽到消息之後我試著聯絡過妳,不過妳不在白玫瑰城內。妳也去參加了聯邦會議?」

她露出了有點訝異的神情,但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原本應該是...但是船遲了,所以沒趕上會議。事情發生得很快,大聖堂馬上就被封鎖了...所以...」

「遲的真剛好。聽說貴族死傷無數,我有點在才特地繞過來。不過妳看起來有點疲憊,還是早一點去休息吧。」這位公主的壞毛病還是沒有改掉,天生的工作狂?

「...夏佐先生...」她圓睜著眼睛望著我,「您擔心我嗎?」

嗯.....這個問題問的好,沒想到愛蒂萊德會這麼問,我愣了一下…客觀上來說,花了80金買了傳訊術又花了30金占卜還一路打聽搭車到這裡來...綜觀以上事實,就一般人的感覺來說這應該叫"擔心"沒錯。

思考了一段時間後我揚起笑容看向愛蒂萊德,「嗯,我擔心妳。」

「...謝謝。」

這次的笑容表情相當的柔和,……愛蒂萊德是會露出這種笑容的人嗎?我喝了一口茶,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什麼東西,那個每次臉色都很差的管家怎麼不在場?

「…愛蒂萊德,這次聯邦會議你把愛德華也帶去了嗎?」

「是的,他是我的執事,所以會隨行。」

嘿…我還以為那傢伙是種在城裡會移動的植物呢…

「嗯...這種時候誰一定會留守?」

「? 所羅門應該在的。」

「我知道了,我只是想要更精確一點的聯絡手段。」

愛蒂萊德微笑,「好的,那麼稍後我找人幫您拿來一些傳訊石吧。」

「謝謝。」竟然這麼輕易就答應了,讓我有點意外…怎麼這次來她的反應老是讓我吃驚…

用過晚餐之後時間大約是8點左右,她帶著我到有別於會客室的另一個房間,這個房間大小雖然沒有會客室大,但是內部的擺設比會客室還更精緻。

愛蒂萊德提到有關飛空艇的事:「夏佐先生搭上安美迪斯號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呢?是上上個月的首航班次嗎?」

「嗯,就是從雷汀諾啟航的那個。最先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就是航線有問題,它完全沒有移動只是在原地盤旋上升而已。」白玫瑰城的食物還是一樣好吃,我心情非常愉快的任她詢問。

「這次大聖堂的攻擊事件之後,聽說原本歹徒就打算讓首航班次撞上大聖堂...」

「的確是這樣沒錯,只不過被龍牙塔派來的人改變了航道,最後就撞上龍牙塔了。」

「撞上龍牙塔...乘客跟學生們都沒事嗎?」她露出擔心的表情,「歹徒...應該也在船上?」

「從中途開始我們就找不 到加比恩了,原本以為事件會就這樣落幕,沒想到史迪格瑪還是成功攻擊了大聖堂。龍牙塔有派法師去把他們傳送走,我想應該沒什麼傷亡吧。」老實說我已經忘的 快差不多了,船上那些奇裝異服的神經病有沒有事我一點也不在意,不過看她擔心的表情,就當作龍牙塔都搞定了吧。

「那就好...」

「我倒是忘了妳會去參加聯邦會議的事情,下次如果遇到類似的情況還是先跟妳聯絡一下好了。」 

「...好。謝謝您。」

我們在這裡一邊喝茶一邊閒聊,一段時間之後,女僕拿著一個深紫色天鵝絨的小袋子交給愛蒂萊德。

「這是通訊石。」她微笑著將帶子交給我。

「謝謝。」正當我收拾東西打算離開時,愛蒂萊德表示因為時間晚了請我在城堡住一晚再走,又是個令我意外的行動。

我沒有考慮很久便點同意,能住在城裡當然比旅館要好得多。道過晚安後,由看起來快要胃穿孔的愛德華帶領我去客房。城堡的裝潢還是跟以前一樣華美精緻,愛蒂萊德安排的客房是貴賓級的,雖然沒有愛蒂萊德的房間大,但是裡面除了床之外還有個小客廳。

記得上次住在這時,我可是穿著女裝住在女僕的房間裡,這個差距讓人想忍不住想笑。

在愛德華離開前,我開口問了一件有些在意的事,「愛德華,愛蒂萊德看起來這麼疲憊只是因為奔波的關係嗎?」

「.....是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愛德華似乎不太懂我的問題,露出了些許疑惑的表情。

「...這樣啊...我懂了,謝謝。」

「那麼,請好好休息。」

嗯…跟那些強悍的女冒險者一起旅行久了,有時會忘了一般女性的體能呢…

不過這位公主的改變真大呀…原本想讓她早點休息,但她似乎比較想聊天,結果拖到那麼晚。

梳洗了一下後,我放了魔寵在愛蒂萊德的窗外守著,意外的看到了那束花被好好的放在她房間內的花瓶裡,這公主是打算讓我驚訝幾次呀?

之後的狀況應該會越來越嚴苛吧,光是來這裡的路上就可以感受到各個城市逐漸出現的亂相。雖然有補替的人,但城市高層死了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影響。這位工作狂公主不要又搞到自己的身體出問題,還是定期的跟她連絡一下好了。

…會這麼想我果然還是在擔心她嗎?

真是個有趣的變化,不過這種感覺並不差,我揚起微笑熄掉床邊的燈。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