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阿湯


「夏-」

砰…

…這個聲音加上金屬碰撞聲應該是西米露吧?有點意外西米露竟然會中了睡眠術的招呢…我閉著眼聽西米露被拖進房裡的聲音,一邊等門關上。

我的所在位置是安美迪斯號,一艘從雷汀諾啟航的空中飛船,當那個叫加比恩的傢伙免費給我們船票時,我就覺得肯定不會發生什麼好事,只要是免費的東西通常都要付出高額代價

門終於關了起來,我坐起身查看了一下,倒在地上的果然是西米露,到底是什麼東西發出了睡眠術的效果?我在那不大的房間裡找了一下,怎麼看都覺得只有那個芳香劑最可疑,於是我抽出了武士刀砍了下去,這東西果然有問題,竟然沒壞?

看樣子只好把西米露拖離房間了。

在我拖著西米露打開門後,發現洛跟賽倫都還醒著,靠著賽倫的活化繩我們把一起上船的人給拖了出來,嗯….好像少了什麼呢…那個高高的跟矮矮的跑哪去了?

正當他們在討論接下來要怎麼辦時,走廊的門打開了。

「不是說晚上才要動手嗎....」帶頭的那個跛腳船長碎唸了一句後,拔起刀走了過來。

這個戰鬥的發展真是令人意外,洛的電擊束打過一串的敵人,被定身後的船長被一顆從天而降的火球砸中,整個樓梯還瞬間爆過火柱。

透過魔寵的眼睛我看見在樓上那個放火的傢伙,配上那身品味低下的貴族服看起來真有一翻趣味。撇開那個不談,這個被追捕價值300金的傢伙看起來還真有趣。

船長很明顯的已經快不行了,但是卻愛玩那套什麼『我絕對不會說的!』的遊戲,通常只要說這了這句話,下場都會很慘,難道他不知道嗎?而且他看起來也不是有忠誠心的傢伙呀。這下正常的哪隻腳也斷了,還被法師放了魅惑,這樣會比較開心嗎?

結果他不說的原因果然不是因為什麼死腦筋的理由,只是因為說了會被迫咬舌自盡,只說了兩個字就掛了。船長背上有一個奇妙的刺青,一條蛇纏繞著匕首,沒什麼印象呢…只講兩個字不是很吊人胃口嗎?真是的…

沒過多久下層傳來了震動,一夥人到下面後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房間,裡面的人已經失去意識,房間裡有一個奇怪的控制器,牆上有透明大玻璃,後方是一些管子跟一個圓球,洛很興奮的站在控制器前面研究。

後方的門突然打開走進了一個男人,自稱叫作西門,還說什麼這艘船不久之後就要撞上龍牙塔了。

這是要我們怎麼逃呀?比起這樣我還寧願是戰鬥中死亡~

正當我出神時,西門說這艘船是加比恩策劃要去攻擊普萊恩的東西,嗯…果然不用付錢的東西都是最貴的。還說那顆球型物裡面關的是鳳凰。

鳳凰?就是早上跟芽亞希求救的東西吧?

芽亞希似乎很想把牠放出來,不過他們研究了很久還是找不出拯救鳳凰的方法,上面似乎用了禁錮術、死亡術等等的法術把讓他不斷死亡又重生。

正當情況陷入膠著時,翔似乎發現他用魔眼在追蹤的加比恩停在最上層甲板的地方,而且魔眼朝著同一個位置盯著不動,卻看不到東西。於是他派了羅薩去看,我也讓魔寵跟著上去,但是卻一無所獲。

最後西門用了傳送卷軸把我們送到龍牙塔,由翔去拜託院長艾米,最後由院長及法師群把船上的乘客救了下來,還搞定了那個衝撞龍牙塔的安美迪斯號,第一次看見時間暫停的法術呢。

還跟著聽了院長解說世界樹、天空紀元…人類背叛龍族、普萊恩追捕其他神的神子之類的事情。

原來普萊恩幹了這些好事呀,那被其他神子報復也很正常。史迪格瑪要怎麼報復是一回事,沒事帶一堆人去陪葬幹麻?

最後龍牙塔給了我們一人一個卷軸當作補償,只是拿來的那位法師偷偷撕掉的東西似乎是寫著NG的字條…?這個捲軸真的沒問題嗎?

我從新月海灣下來,一路往東前進。沒有追捕到那個雷古德的神子讓我有點在意,不過這次的事件應該就這樣落幕了吧?

只是我沒想到的是,這個我以為已經結束的事情竟然只是個開端。

幾個月後傳遍整個大陸的普萊恩大聖堂攻擊事件,竟然就是由這次沒追捕到的加比恩跟史迪格瑪的人所發動,時逢聯邦會議期間,不僅貴族死傷無數,連教皇都死了。

說到貴族…那個白玫瑰城的公主該不會也去參加了那個聯邦會議吧…?

貴族死傷無數…嗎?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