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 Time

06/28/2011

0 Comments

 
「…這山路是在鬼打牆什麼?」

現在是下午兩點鐘,一名遊俠站在聖泉鎮的大門口,一臉不滿的盯著路標。


早上花了12金買完要送給愛帝萊德的禮物後,夏佐打算直接翻過山頭去搭火車,沒想到連試了兩次都被那條鬼山路給送回聖泉鎮的大門,他現在相當的不爽。

一腳踹開酒館的大門,夏佐走向櫃台用力的拍桌,「哪裡找的到腳程最快的帶路人?」

「這…客人,現…現在城下一遍混亂,可能沒有人能…」

「…啊?」


空氣很明顯的下降了五度,正當老闆冷汗直流時,坐在櫃台另一端的女孩子走了過來。

「哈囉!你是冒險者嗎?我叫加西亞。」

「夏佐。」

「幸會幸會,我正好也要翻過山,雖然現在沒有獸人了,不過也難保不會遇到其他的怪物,既然你也需要人帶路的話不如我們一道走吧?」

「妳跟那個不知道在鬼打牆什麼的山路很熟?」遊俠挑起眉望像那個看起來可能小他10歲有的少女。

加西亞拍了拍夏佐的肩,「多走幾次,大迷宮都會很熟。」

既然少女這麼有自信,試一次也無妨,兩人很快的訂好明天一大早出發。在加西亞的帶路下,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抵達了白玫瑰城。考慮到他打算跟公主喝個下午茶,所以這次很有良心的提早三天用魔寵送信通知公主。

跟上次一樣,才一進城就有人帶路到會客室,不過這次端茶過來的不是一般的女僕而是管家-愛德華。

雖然沒看到所羅門,不過走廊上駐守的衛兵大約是上次的三倍之多。愛德華的笑容明顯的非常僵硬,夏佐望著管家硬擠出來的笑容,微笑的接過茶。原本他是沒打算綁架公主的,愛德華如同驚弓之鳥的表情讓他現在非常想這麼做,雖然被進城時按照規定被繳械,不過蛛行靴還穿在他的腳上。

該怎麼做呢?夏佐邊喝茶邊思考著,照預定喝下午茶配著管家的表情也蠻有趣的,真是難以決擇。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愛帝萊德就出現了,在城下停留了三天,可以看出的修復狀況相當良好,破壞的部分幾乎都已經恢復,整個城市的感覺比上次有活力。也許是因為這樣她的氣色看起來比上次好很多,心情看起來也很好。

「日安,夏佐先生。」

「幾個月不見妳看起來似乎好多了,愛帝...啊...」夏佐瞄了一眼站在愛帝萊德身後的管家,「公主。」他微笑的接著講完。

「不用顧慮。」她微笑著迎上前,站在公主後方的愛德華眉心皺摺明顯的多了一些,「我準備了下午茶,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吧。」

聽見公主的回答,夏佐有些意外的挑起眉,不過很快的表示同意。

「愛帝萊德,我帶了禮物來給妳。」待坐定位後,夏佐從隨身行李裡拿出從黑馬洛那得到的書,遞過去給愛帝萊德。

「這是這次任務地的神話,我想妳也沒什麼機會出門,無聊的時候可以打開來看看。當然,妳身後那位管家如果很擔心的話,我也不介意他先拿去調查。」夏佐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愛帝萊德露出非常高興的表情,愛德華聽到那句話,差一點真的伸手去攔,可惜慢了一步,公主已用雙手接過書本。

「...謝謝,我沒想到你會帶禮物給我。」


看見愛帝萊德的笑容,夏佐感到有點疑惑,只是本書竟然讓她這麼開心,這在他的意料之外。她的笑容與之前那種禮貌性的微笑完全不同,這位公主似乎有點變了,雖然他不明白是什麼讓她轉變的。

「妳...有聽過聖泉鎮嗎?」

愛帝萊德想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

「從這裡往西北邊翻過一座山脈,搭火車大概一個月左右吧... 那裡的泉水據說一百多年前有療效,不過已經失效很久了。」

愛帝萊德點了點頭,聽得很認真。

「不過應該不久之後,妳就會聽到傳聞說聖泉恢復效用了。在那之前,我想把這個送給妳。」夏佐從包包裡拿出一個瓶子。「這才是我真的要送妳的禮物。」他笑著說道。

「裡面裝的是恢復療效的聖泉。」這次他沒有直接遞給愛帝萊德而是放在靠近愛德華的桌邊。

「聖泉... 」愛帝萊德重覆這個詞彙,看著瓶子,伸手正要拿的時候...一旁的愛德華也忍不住伸出手,那麼危險的傢伙送的東西,而且還是喝的,不經過試毒實在太危險了。

僅管他現在立刻就想把裡面的水給倒掉,但是在愛帝萊德疑惑的眼神注視下,愛德華只能默默的縮回手。

看見這個畫面,夏佐別過頭幾秒後才轉回來。他從包包裡拿出聖泉使用許可證丟給愛德華,皺著眉的管家在看到馬洛家發行的使用許可證當場愣住。

拿起瓶子的愛帝萊德並沒有打開,只是仔細的端詳瓶子上的彩繪。

見公主沒有打開的意思,夏佐挑起眉,「這是當地所能找到最漂亮的瓶子了,如果妳不喜歡,可以倒到其他瓶子裡。」

「不是的,謝謝你,我很高興。」愛帝萊德並沒有生氣,她笑著回應。

「不客氣。這可是消滅一頭龍才得到的東西,妳能喜歡就不枉廢我大老遠花了一個月特地送來了。」夏佐拿起一片餅乾放進嘴裡,不虧是城裡的食物,非常美味。

「龍?」愛帝萊德的微笑僵住,隨即變成相當緊張的神情,「很危險嗎?有沒有哪裡受傷呢?」她望著夏佐露出擔心的表情,在她後方的管家的臉色則是"刷"的變白。

瞄了一眼在愛帝萊德身後臉色蒼白的管家,夏佐微笑著回答:「啊...必竟是傳說中的生物,可說是鬼門關前走一遭。同時被三顆頭咬住,利齒整個穿過去了呢。」

「咦...那麼嚴重?」愛帝萊德非常擔心的望著夏佐,差一點就要站起身來的樣子,此時管家的臉色已經由白轉青。她盯著夏佐,沉默了幾分鐘後,緩緩的說:「夏佐先生...你沒事嗎?」

「嗯?....啊.....妳好像誤會了。」他端起茶杯,「被咬的是米菈,不過已經被牧師治好了,不用擔心。你還記得她吧?米菈.艾佛特。」

「米菈小姐?」愛帝萊德顯得更驚訝,完全沒想到會聽到另一個認識的人名。「是嗎...沒事就好。」她鬆了口氣露出微笑。

「她聽說我要來找妳,特地託我帶了封信來。」夏佐從包包裡拿出米菈的信遞過去。

「好的,非常感謝。」她接過信,點了點頭。

「至於我呢…則如妳所見,毫髮無傷。這都是多虧了妳送的這雙靴子。」

「能幫上忙真是太好了。」

在愛德華皺著眉壓著胃關愛的注視之下,兩人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茶時間。

夏佐看了看天色喝完手中的茶站起身,「時間過的真快,我該往下個城市出發了。愛帝萊德,下次再見。」

「好的,夏佐先生,祝你旅途平安。」公主微笑著回應。

遊俠揮揮手向公主道別,邁向下個旅程。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