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BARZ

距離上次的萊斯特大機場事件後,我們過了一段寧靜的日子。

正常的上下班,正常的購物。好吧,也許買的東西並不是這麼正常,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我們兄弟的生活是挺正常的。

就在日子開始感到有點無聊的時候,塔克軍火集團的律師-亞倫.曼尼稍來了委託。塔克軍火集團想解除其中一位董事的職位,在律師這趟的行程中需要一些保鑣。

根據席格的調查,這位董事-馬克斯.邁爾伯爵在五年前新聞上常出現他的相關報 導,據說是一位優秀的發明家。羅莎小姐帶來了更進一步的訊息,塔克軍火集團過去製作出魔像這種東西當作戰場上的殺戮兵器,但是魔像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他們 只會不擇手段的直到達成目的,常常會傷到自軍。後來軍隊幾乎都是派魔像去自殺式攻擊,不敢讓士兵跟魔像一起行動。

魔像就是邁爾伯爵的發明,他在鍊金術跟超自然方面的研究讓他製作出這種驚人的東西,也因為這個發明讓塔克軍火集團賺了一大筆錢。

但是在近期幾乎沒有出現過他的消息,塔克軍火集團的魔像製作技術上也不再具有領先的地位。

魔像方面的知識我不太了解,卡亞小姐跟羅莎小姐比較有研究,魔像的身上似乎都會標有EMETH的刻紋,意味著『真理』。毀滅魔像的方法就是把E毀掉,變成METH,意思變成『』。

刻文的位置大多被內藏在魔像體內,有的放在相當於人類心臟的位置,讓敵人難以直接破壞。魔像的防御力極高,又對魔法免役,如果宅邸內真的有魔像在守衛會是件很麻煩的事。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決定接下這個任務。這次的成員在上回的萊斯特大機場都有見過,默契上來說也比較能讓人安心。

雖然外頭正刮著暴風雪,依僱主的要求我們必需在晚上七點抵達邁氏莊園,卡亞小姐很友善的來接我們,貝羅德則是在一段時間後騎著重型機車跟了上來。途中卡亞小姐表示似乎看到了一隻灰鹿,但是牠的腿有一隻竟然是黃銅色,讓她感到不太對勁。

抵達馬克斯.邁爾伯爵家時天色已暗,僱主-亞倫.曼尼從門前的黑頭車上下來,他表示這次只是要進去宣告邁爾伯爵喪失董事的資格,只是根據他最後一次來這的印象,邁爾伯爵家有一些保鑣,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希望我們能在這次的行程內好好保護他。

知道內部可能有魔像或半魔像這種危險的對手,一百萬的報酬就風險來說似乎不太夠支付,交涉了一下後曼尼先生願意在另外支付一些錢給我們。

報酬談定後曼尼先生先去按了門鈴,但等了許久都無人回應,我用手電筒照了一下 後發現大門的金屬已經鏽蝕的很嚴重,席格表示從門上枯萎的植物來看這個鐵門至少有一年沒有開過了。羅莎小姐當機立斷的推開這個幾乎只有裝飾功能的大門,在 曼尼先生的帶路下我們先行前往不遠處的警衛室。

警衛室內積了厚厚的一層灰塵,但是電力的供應仍是正常的。席格發現警衛的便衣仍留在鐵櫃內,表示警衛似乎不是下班後才離開,但外頭的巡邏車都已經壞到不堪使用的程度。

從被搜出的警衛日誌上,席格找出最後記錄是半年前,從記錄中看來五年前到這半年間,有許多艾考列家族的人來訪,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離開前貝羅德把他的重型機車牽進警衛室內,關了燈帶上門後才離開,看的出是個蠻愛車的人。

在抵達大宅的途中有許多的銅像,確認後這些東西都是空心的,應該不可能是魔像,唯一有魔法反應的是那間大宅。開著的大門跟亮著的燈讓人忍不住提防,席格從燈罩溫度確認了一下,這些燈顯然是我們進入這裡後才打開的,地上卻找不到任何的足跡。

入口下就有通風口,暖氣從通風口流了出來,裡頭的溫度跟外頭的暴風雪形成強烈的對比。玄關正對面有兩個樓梯,一個往上一個往下,左側還有一張邁爾伯爵的畫像,一個看起來有點神經質的老者戴著單邊眼鏡與小禮帽,穿著黃銅色的西裝。

曼尼先生表示往上走會有個會客室,一路上他不停叫著伯爵的名字,依然沒有任何回應。上樓後客房區的地板很奇怪,我們的腳下踩的其實是一條條的管線,底下似乎是因為沒有燈源的關係所以漆黑一片。

這是個只能讓兩人通行的走廊,除了一間打不開的大鐵門-儲藏室外都是些僕人房還有一間廚房,廚房內沒有任何食物,現下的場景看起來幾乎不可能有正常的人類居住在這裡。

貝羅德對那間打不開的儲藏室很感興趣,特別是在他的開鎖工具斷了之後更是不惜想用炸藥打開鐵門。曼尼先生表示這樣大肆破壞別人的財產不好,裡頭只是些桌椅、畫相、跟一個大鐘。

在他說話間,席格靠過來在我手上寫了幾個字。

『曼尼有邪惡反應。』

塔克軍火集團的委任律師,要說他沒有邪惡反應我才會比較驚訝。

時間來到了深夜,我們把握時間下了樓去地下室看了一趟,地下室的地板是鐵網,走道上有三個門,除了底部之外途中有左右對趁的兩扇門,羅莎小姐確認過這兩扇門的通道感覺像是對趁的往上,會通到哪她不確定,但是走道的距離來看超過了我們剛剛看的僕人房的位置。

在午夜前沒剩下多少時間,我們往前開了底部的門確認了一下裡頭,依然沒有邁爾伯爵的蹤影。在我們進入房間的通道左右各有兩個門,左前方還有一個。不睡眠再走下去隔天會太過疲勞,外頭的暴風雪也沒有停,我們決定先回到玄關,今晚就住在僕人房。

曼尼先生試著想打電話跟集團聯絡,也許是暴風雪的關係完全收不到訊號,只好放棄回到僕人房休息。

先由羅莎小姐守兩個小時的夜後再由我接手,這次買到的維生戒指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只需要休息兩個小時就能補滿體力真的很方便。

守夜期間儲藏室內的大鐘響了兩次,突然曼尼與貝羅德同睡的那間房傳來了曼尼的驚叫聲,同時貝羅德立刻打開了房門,曼尼被抓走了!貝羅德不確定他看到了什麼,至少那個東西在他睡前房間內並沒有看到相似的東西,對方似乎是抓著曼尼從通風口離開。

卡亞認為這個通風口的熱氣應該不至於讓人撐不住,但通風口的大小只夠讓一個人爬行前進,商討下決定由我從通風口追人,其他人則從樓梯下地下室。

一口咬著手電筒,我盡速的向前爬行。除了暖氣特有的味道外,沒過多久我就聞道了熟悉的血腥味…

散落的血肉讓通道內瀰漫著難聞的氣味,幾乎已經聽不到曼尼的呼救聲,延著他的 血跡一路向下爬,終於看到了前方像是出口的地方。外面一片黑,我拿下了咬著的手電筒跟身上帶著的小鏡子照了一下。先是看到一隻手臂,看起來像是曼尼的,旁 邊站著一個超過兩百公分駝背的黃銅色生物,戴著單邊眼鏡跟小禮帽,看起來微妙的像是玄關的那張畫像,手非常的長。

突然間對方的頭180度轉了過來看向我。

直覺讓我感到大事不妙,這通道禁不起他那雙手的攻擊吧!?

按住兩旁的壁面用力一撐我快速的往內退了一段,幾乎是我離開的同時,眼前的通 道已經被大手抓爛,這要是被抓到後果不敢想像。每退一步前方就傳來金屬扭曲變型的聲音,沒時間思考我只能盡最快的速度往後退,弟弟搞不好就快到這個怪物所 在的空間,怪物的攻擊一停我立刻拿出對講機告訴席格怪物的外型與曼尼的位置。

這怪物的攻擊力恐怕只有羅莎小姐能擋的下來,其他人被碰到都相當危險吧。特地交代席格不要靠近怪物後,接下來我面對了一個很麻煩的問題。嗯…這通道真是一點轉身的空間都沒有呢…我只能倒立的爬上通道了嗎……

幸好很快的找到了訣竅,沒花多少時間我回到了曼尼跟貝羅德原本睡的寢室。與席 格會合後他們表示抵達我看到那隻怪物的大廳時曼尼已經死亡,整個胸口都被扯開,怪物應該就是魔像,在看到他們抵達時拉了天花板的管線一瞬間就消失了,他似 乎可以分解伸縮,所以能從管線間的細縫穿過去,也能爬行通風口。

玄關原本大門的位置不見了,貝羅德從門框的位置判斷這門也許是整個往下移動了。窗戶完全被鐵條封死,又沒有門可以離開,我們等於是完全被關在這棟宅子裡了,與那隻超過兩百公分的魔像一起

貝羅德回到客房區決定炸了那個鐵門看看儲藏室內到底有什麼東西,我們兄弟與羅莎小姐退到走廊的底端,貝羅德算了算跑離的時間拉了引線,卡亞則在樓梯口的位置看。

就在貝羅德點燃引線往我們這跑來的同時,地板管線間竄出了一隻黃銅色大手,警戒中的席格立刻對手臂開了一槍,子彈彈開後手臂上冒出冰霜讓怪物的動作慢了一些,但是大手仍是扯掉了引線,瞬間整個大宅陷入一片黑暗。

身後的弟弟再開了一槍後,鐵門的位置爆出一團火花,隱約可以看見怪物還站在門前的位置,鐵門整個向內倒下。

伸手拍向一旁的牆,讓它發出亮光後總算可以看清狀況,也許是隱身了,卡亞小姐 原本所在的位置是空的,戴著小禮帽的魔像盯著我們一群人,很快的衝向最前方的羅莎小姐右手一揮,他手上原本我們以為是木棒的東西竟然是溫徹斯特步槍,被倒 拿著的步槍就這樣直接命中羅莎小姐的太陽穴。

羅莎小姐不虧是戰鬥專家,即使被打中太陽穴受了嚴重的傷仍是硬挺住,不然以這個力道無路可退的我們大概會被一齊打飛吧。從出血量感覺起來狀況真的很不妙,跟我先前的猜想一樣,這魔像的攻擊力如果席格跟貝羅德被碰到大概會很慘,無論如何非得讓羅莎小姐擋下他不可。

就算幫她補血也沒有絕對來的及的保證,這怪物要是兩隻手都攻擊傷害力可能會超過我補血的速度,思考幾秒後我決定讓羅莎小姐的生命暫時跟我的連結,由我替她承受一半的傷害。

靠著卡亞小姐的支援、席格與貝羅德的火力攻擊下,魔像看起來越來越破爛,在他打算分解逃走時,羅莎小姐快速的朝著他分解中的身體用力橫向劃開,魔像終於倒了下來。

在大家搜索魔像身上的東西時,我望向魔像身上流出的黑色濃稠液體,這看起來不像是血液,但是又判斷不出是什麼。思考了一下後伸手沾了一些放在舌尖,我睜大眼立刻明白了這是什麼東西。

應該說,這是什麼鬼東西

把人丟進巨大果汁機裡絞碎出來大概就是這種味道吧。

血肉骨髓與靈魂,這團黑色的液體就是『』。

用人的血肉當作一部份的材料去製造出來的魔像,這一體到底要殺死多少人才做的出來?找不到伯爵與警衛,也許魔像根本不只一個。雖然曼尼說過塔克工業並沒有提供設備讓邁爾伯爵在家裡研究,但很明顯這間宅子裡絕對有製作魔像的裝置在。

皺著眉拿出手帕吐掉口中讓人難以忍受的味道,灌了口水漱口後在他們的詢問下我面有難色的說黑色液體的成份。

卡亞小姐播放了從曼尼先生的包包裡搜出的錄音帶,蒼老的男性聲音傳了出來,研 究成功與魔像將代替人類什麼的,聽起來就是非常不妙的消息,一個就那麼難對付了,量產還得了。塔克的目的當然不光是要解除他的職位,他們要的是邁爾伯爵交 出這個新技術,以對抗他們的對手企業,我們聽過的那個-潘席爾

抓緊時間幫羅莎小姐把身上的傷治好,再跟她說明在法術限制下我們能在的最遠距離後,我們移到儲藏室內看貝羅德正在研究的大鐘。五個指針分別指著E、M、E、T、H,這鐘明顯的是該破壞的東西,但是表面的玻璃就連上了魔法屬性的刀子都無法破壞,法術對它也沒有效用。正當我們苦惱時,大家發現了牆上有兩個鑰匙孔,但是唯一會開鎖的貝羅德也打不開。

卡亞小姐猜測也許每當這個大鐘響時,就會產出魔像。回想了一下在我守夜的期間,這鐘似乎是每兩小時就會響一次,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不快點解決屋子裡的魔像就會越來越多,距離清晨六點只剩下一些時間。

貝羅德突然發現了我們腳下的對應房內有另一隻魔像正朝著這裡看,這棟房子結構對可以分解伸縮的魔像來說實在太有利了,目前比較安全的地方應該只有地板是實的玄關吧。

一行人立刻衝向玄關的方向,魔像已經快速的穿了上來。情況相當危急,卡亞小姐 先用石牆術封住了通往客房區的門之後,貝羅德告知我們玄關的通風管線跟其他的似乎都不一樣,這底下可能還有空間。雖然卜噬過從玄關的通風口下去是吉,石牆 不斷的傳來魔像的敲打聲,地下室的另一隻在敲門一陣子後突然沒了聲音,感覺應該是上了客室那。

一行人還是決定先從地下室快跑奔向左方左方通道一路順著階梯往上,很快的來道另一邊對趁的交會處,眼前是座很大的石門,上頭雕著聖母抱著黃銅魔像的壁雕,看起來相當詭異。

距離六點只剩下幾分鐘,門打不開我們只好排好隊型準備應戰,剩餘的法術量不多的情況下,我請卡亞小姐預備幫我們補血,由羅莎小姐擋住怪物的行動,我去夾擊,席格與貝羅德拉開一些距離火力支援。

隨著整點的鐘聲,石門緩緩的打了開來…

裡頭簡單用一句話形容就是魔像的生產線

大量的手臂、頭、身體在輸送帶上準備組裝,邁爾伯爵的研究真的如他所說的成功了。

魔像一跳出來朝著羅莎小姐攻擊,右手被羅莎小姐敏捷的閃過,左手來的速度太快讓她來不及反應,劃傷了她的右額。在法術的作用下,站在怪物後頭的我右額也立刻滲出血來,魔像立刻轉過頭望向我,啊…原來他們的智能是能發現這點的嗎?

卡亞一掏出手榴彈後,貝羅德就直接朝著緩緩關上的門內丟,一陣強烈的振動後,裡頭的齒輪、輸送帶等東西開始崩落,這個震動也讓我跟羅莎小姐和魔像掉了下去。

幸運的是魔像比較重的關係,離我們還有一些距離,但他的視線望著離他較近的我,感覺真不舒服…。席格立刻丟了繩子過來穩住身形,靠著繩子當支撐點,我很快的跳回了上頭,途中發現了裡頭有一張桌子跟小木門。

卡亞跟貝羅德也將繩子丟向另一邊的羅莎小姐,羅莎小姐一施力貝羅德竟然掉了下去,幸好羅莎小姐立刻接住他,在我幫卡亞一起撐住後,席格用槍牽制住魔像的移動速度,貝羅德靠著矯捷的身手往上爬,羅莎小姐也一躍而上。

就在貝羅德就要爬上來時,魔像的手抓住了他的腳,驚人的力量就這樣把貝羅德往下扯,無法抵抗那個力道,就算下去面對法術免役的魔像,說實在的我也幫不上忙,只好鬆手省得大家變成要救兩個人。

一邊告訴貝羅德逃往小門的方向,卡亞小姐先朝著小門的方向移動。貝羅德抽出刀 子劃斷怪物分解中脆弱的右手,快速得拔腿跑向小門的方向,魔像很快的追了過去。發現怪物攀爬中的鐵架似乎已經相當脆弱,我告知貝羅德後他神準的一槍射斷了 那個鐵架,魔像跌落到相當深的底部整個碎爛,戰鬥終於結束。

小門的通道非常小,只能容一個人通過,以羅莎小姐墊後的隊型我們進入了一個藏書庫,裡頭全是跟製作魔像有關的資料。大家搜出了一張畫著半身男人的圖,抱著一個像是懷孕的肚子…

這圖讓我們想起了似乎跟這整棟屋子的構造很像,對比了一下人體,我們進入的玄關是口、客房區是肺、地下室的通道是食道、曼尼死亡的位置是胃、沒開的其中一道門也許是腸子、剛剛那個生產線的位置是子宮,我們現在所在的藏書庫是腦,大鐘所在的位置…正是心臟

藏書庫搜出的那兩把鑰匙八成就是打開大鐘用的,一陣槍響後羅莎小姐關上了門,剛剛在客室的那兩個魔像已經追到這來了,目前上面應該是安全的,順著通風口爬回玄關後,大家直奔大鐘的位置。

席格一邊快速的翻閱資料,這兩把鑰匙如果不是製作者本人,或是魔像來開啟的話就會發出強烈的電流。將死在外頭的魔像手拿來用之後,終於打開了大鐘,研究了一下構造之後,貝羅德認為只要把大鐘歸零或是直接將中間的大尺輪拆掉都能讓生產停止,也可能讓這個房子回到初始狀態。

在他用力一拔之後,將大齒輪拔了下來,暖氣和電力都停了,原本封住窗子的鐵杆鬆了開來,但是還聽的到魔像的沉重的腳步聲。在羅莎小姐用霰彈槍朝著大鐘轟了幾次後,終於聽不到腳步聲了。

接著我們聽到了像是金屬疲勞的那種奇妙聲響,我們立刻朝著窗外跳了出去,整棟房子開始發出了像是人類尖叫的聲音,金屬扭曲崩塌,很快的整棟房子剩下一堆廢鐵…

看著停掉的風雪陽光漸漸透了出來,昨夜就像噩夢一場。跟弟弟靠在曼尼的黑頭車上休息吹風,聽著卡亞小姐在不遠處撥號的聲音,擦著臉上的血跡相視苦笑,這種宛如從人體中逃出的經驗大概不會有第二次了吧?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

一邊把黑頭車的鑰匙交給羅莎,放鬆心情的我們此時還不知道,要回到過去的日子並非我們所想的那麼簡單

 


Comments




Leave a Reply